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煮熟的鸡蛋能飞走

刘兴亮:煮熟的鸡蛋能飞走

01
 
这是一个热闹时代,怪力乱神的事层出不穷。
 
最近,河南郑州春霖职业培训学校校长郭萍发表在《写真地理》杂志上的论文,引发公众热议。该文言之凿凿说,通过「超心理意识能量方法」,就能使熟鸡蛋变生鸡蛋,在此基础上,把生鸡蛋放在母鸡身体下边捂那么几天,小鸡就孵出来了。只要饲料喂得足,用不了几天,就能飞到九霄云外。
来源于网络
 
02
 
观众质疑这个论文「侮辱智商」。
 
听闻此事后,第一反应是,这不是侮辱智商,这是侮辱猴呢。人家鸡好好的下了一个蛋,你非给煮熟,然后再弄生,让这个蛋在水生火热之中往复轮回,生死涅槃,受尽千般折磨万种痛楚。于心何忍?
 
这种事情只有写西游记的吴承恩能想出来,当年孙悟空一气之下把人生果树掀翻,让一万年才能结那么没几个的人参果遇土而化,结果弄得他师父唐三藏被镇元大仙那个粗人绑在柱子上挨鞭子。臭猴子抓耳挠腮翻筋斗云请出观世音菩萨,这才用玉净瓶的水把人参果树给复原了,那些果子居然违反牛顿的力学定律从土里蹦出来跳到树枝上了。镇元大仙与孙猴子尽弃前嫌举杯同饮八拜为交。
 
这件事情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在科学启示的角度看,事物之间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物质不灭。
 
当然,更更重要的启示在于,一切过程都是可逆的。比如说,你开车从北京开到上海,反过来,就能从上海开到北京;水加热就能蒸发为汽,遇冷则凝固为水;砖垒起来是墙,墙拆了还是砖;一个男人把自己阉了就成了女人,不对,好像成了太监,那么太监还能做回一个男人吗,现代科学用种植来解决问题也不是不行。
 
03
 
在人类的巫术时代,人们热衷于用「通感」(主要指模仿巫术,另外一种是接触巫术)解释大多数未知的现象。这种方式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模糊的想象力寻找事物的相似性,或者说寻找因果关系。
 
但是这个过程与结果的关系,只存在于意念中。这时候,意念的力量就称之为「超心理意识能量」,就是河南郑州春霖职业培训学校校长郭萍在其论文中提到的那种东西。
来源于网络
 
巫术时代的人类思想具有浪漫的性质,漫无边际的联想和毫无规则的试探,为人类早期文明的发生提供了温床,比如中国的火药就是炼丹术带来的,而炼丹术就是胡乱加热各种材料的过程,其结果不可预知,但也可能导向一个发明。
 
比如说我们中国人说吃什么补什么,就是这种思想的残留。一个人笨就拼命吃猪脑子,结果越来越笨;一个人视力不好,就成天幻想自己是猫头鹰,可以夜视,以此瞎说八道。
 
这些行为具有实验的性质,但不是科学的实验。科学的实验是建立在观察、假设和操作基础上的可重复的过程。科学实验最重要的检验标准是具有可重复的性质。
 
在自然条件下发生的现象,往往是一去不复返的,因此无法对其反复地观察。在科学实验中,人们可以通过一定实验手段使被观察对象重复出现,这样,既有利于人们长期进行观察研究,又有利于人们进行反复比较观察,对以往的实验结果加以核对。
 
例如,英国化学家普利斯特列在1774 年用聚光镜加热汞的氧化物而分解出一种气体,它比空气的助燃性要强好多倍。普利斯特列把这种气体称之为失燃气体。当普利斯特列把这个消息告诉法国科学家拉瓦锡后,拉瓦锡马上动手重复了这个实验,使他终于发现加热氧化汞而分解出来的能助燃的气体不是别的而是氧气。
 
这就是重复的力量。
 
04
 
那么,煮熟的鸡蛋可以变成生鸡蛋,检验的标准也是,可重复。但是没人看到整个过程。更没有反复看到。
 
在巫术时代,巫师们有一条不许撼动的施法原则就是,你不能怀疑这件事的有效性,如果怀疑,那就是心不诚,心不诚则无法实现。
 
结果到了现在,巫师们居然知道了海森堡原理,他们说,如果有人在现场观看我把熟鸡蛋变生,观察就是干预,导致了结果的不确定,因此鸡蛋可能变不成生的。把微观领域的理论套用到现实世界里,又把人搞懵了。不明真相的群众经常被搞得转来转去,往复轮回,生死涅槃。
 
其原因不外乎一句古老格言的真谛: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
 
这时候,《写真地理》杂志的编辑人员应该出来走一走,且不说《写真地理》到底是什么杂志,发表熟鸡蛋和生鸡蛋的互生转换论文,不是写真集是确定无疑的。
来源于网络
 
问题在于,你哪怕是写真集呢,读者还能饱饱眼福,你发这么个不着四六的狗屁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捍卫写,还是真,还是地和理,你不如改名叫《假象天堂》得了。
 
每一个养鸡场都有饲养员,他们知道鸡蛋的性质和用途。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下厨的家庭成员,他们知道煮鸡蛋的方法和吃鸡蛋的好处。
 
现在你说我吃的鸡蛋是一只烧鸡,这让人怎么接受?假如我煮了一锅茶叶蛋,那郭萍校长是不是能变出一锅乌鸡来?用茶叶蛋做乌鸡白凤丸是不是就差凤凰了,如果荷包蛋就是落汤鸡的话,那乌鸡白凤丸还怎么做?
 
05
 
老规矩,亮三点:
 
左一点:熟人返生我是相信的。
 
这个社会,一路走来,有多少熟人,后来又都变成陌生人。但是熟蛋返生,竟然也有人相信?说这事扯蛋,那都是对蛋的侮辱。
 
右一点:中国科学院官方微博@中科院之声 转发了相关报道的截图,「呵」了一声。
 
中科院太克制了,换成我,至少要「呵」三声。这样的人,能当上校长,那我就要「呵」三百声了。她是怎么偷摸混上去的?
 
下一点:作者二百五,谁也挡不住。但二百五论文想公开发表,必须要挡住啊。
 
这家期刊,从编辑到主编,难道全部都是二百五?打个比喻:一个成年人,喜欢穿开裆裤,也就是恶心恶心身边人,但如果一家直播平台给他提供机会,把丑态公开放大,去恶心全国人,那就是大大的坏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