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打破医疗困局:区块链视角下的健康联合体

打破医疗困局:区块链视角下的健康联合体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医疗改革不仅在中国是一个非常热门的公共话题,在全世界也是一个难题。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医疗改革计划到以色列的全民医疗,几乎所有国家都在想尽办法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各国的财政都在医疗改革方面投入了巨大的资源。而区块链,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新视角。
 
医疗改革的本质是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医疗技术水平不能解决所有医疗需求的问题,第二个是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第三个是医疗信息不流通的问题。
 
医疗技术水平的问题有两个方面的表现:一个方面是以医学研究的绝对技术水平还无法治好人们所有的疾病,另一个方面则是新发明的医疗技术价格过于高昂。
 
医疗资源分布的问题则体现在有效的优质资源不能被最需要的人享有。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
 
最重要又容易被人们忽视的一个问题则是医疗信息的流动。按照我国现行的医疗改革方向,以社区医疗为基础、核心医院为支撑的医疗体系的搭建过程中,最核心的就是医疗信息的流通问题。
 
区块链对解决这几个问题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首先,在解决医疗技术水平的问题方面,区块链可以真正地加速医疗技术的发展和普及。
 
医疗技术的研究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和时间,例如今天我们熟悉的阿司匹林,曾经耗费了拜耳实验室几十年的时间来研发。如果这些投入全都由一家商业企业来承担,那么要收回成本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升终端的药品价格。这也是当今很多抗癌药物研发成功,但是大众却无法得到普遍治疗的原因。
 
区块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去中心化的融资模式,区块链可以鼓励社会以最大的力量创新,在解决单一投入的问题的同时,又可以减少每个研究节点的研发投入。
 
拜耳实验室的阿司匹林研发经历了近200次失败,仅拜耳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就耗费了将近40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如果用区块链模式帮助研发,就可能改变这一点。在尝试阶段,研究组就可以把要尝试的方向和项目发送到以区块链为媒介的研发网络上,由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人组成项目研究组。
 
由于传统的研发模式属于「专利专属」,也就是研究者一旦成功,就可以获得全部的权益,因此时间竞争压力很大,一旦比其他项目组晚,就意味着彻底的失败。而区块链重新定义了这个逻辑,让所有的参与者共享最终的研究结果。这样一来,就在客观上让更多人能参与到研发中,提高了药品研发的效率;而分散式的研发,也降低了单次投入。
 
这样的结果就是医疗技术研究效率快速提升,而终端的消费价格则快速下降。
 
当然,区块链技术在医疗技术研究领域的应用才刚刚启动,由于医疗实验的伦理性和医患数据的敏感性等原因,这方面的应用还不是区块链解决医疗问题的主要发力点。在医疗资源的平衡和数据的流通方面,区块链更加游刃有余。
 
传统医疗中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医院之间的信息不互通,一个患者的信息只能在一家医院的中心数据库里留存,这带来了很多的不便。
 
我们可以回忆一个过去常见的场景:医生的处方一直是一个让人觉得有些「抓狂」的存在。我们在一家医院诊断的结果、开具的手写处方,拿到其他医院就没有人能认识,最后患者还是要回到最初就诊的医院才行。
 
今天,医院的数据化已经大大地缓解了这个问题,医生的诊断和处方通过电脑记录,统一存在医院的数据中心。
 
这样做虽然解决了医生手写处方读不懂的问题,但是并没有解决医院之间数据的互通问题。既然已经实现数字化存储了,为什么不让数据库连接互通呢?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们知道,医疗信息是高度敏感的个人信息,因此各家医院都将患者信息作为高度保密的信息来管理。对于单个医院主体来说,信息外传的风险一般以管理手段来防止,比如建立自己的保密制度,设定专门的权限控制复制和传播,选择恰当的保存介质如光盘、受限制的硬盘等。一旦发生泄密事件,医院就可以依托自身的管理体系进行责任追究和制度完善。
 
如果医院之间互联互通,那么情况就变得非常复杂了。一旦有患者的医疗信息被泄露了,就会演变成一场查实过程的灾难,各家医院会为了「谁担责任」而争吵不休。这也是医疗信息最终变成信息「孤岛」的根本原因。
 
如果使用区块链来解决这个问题,就变得相对简单了。区块链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去中心化,那么按照区块链的逻辑,医院之间的信息互通就不是现在这个模式了。
 
所有的医疗信息不再存在于特定医院的特定中心,而是随机地存储在不同的设备中。比如,A医院的病例信息可能存储在B医院的C电脑当中,但是这些数据是相对无意义的。对于任何一个看到的人来说,它们也许只是一些随机的代号和数字,只有拿着秘钥,才能找到这些信息真正的含义。而拿着秘钥的人就是患者自己。只有当他需要提取自己的病例信息或者将自己的病例信息授权给特定的人看的时候,这些无意义的数据才会变成有意义的疾病信息。
 
这样做的好处是,不再有集中存储的信息中心,也不再有一家对这些信息负责的医院。医院不用担心信息被窃取和滥用,而疾病信息回归到了真正的拥有者手里。
 
在这个基础上,医疗信息不再与医疗方案绑定在一起,病人可以带着自己的信息在医院之间选择,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医疗档案信息。这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病人的自由流动问题,可以缓解大医院的就诊压力。
 
▎本文节选自我的新书《区块链在中国:它将如何颠覆未来》第5章第3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