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2017.4.2 拍摄于深圳IT领袖峰会现场

 

 0 1 

 

外媒评出了人类新七大奇迹,分别是七个科技股: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

 

转发了这个新闻后,立马有人回复:怎么不见我大百度呢?

 

是啊,怎么没有百度?怎么能没有百度呢?

 

这些外媒怎么这么不懂事,这么不了解中国国情,难道不知道在我们大中国,BAT是个组合,是个超级组合吗?

 

这些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大戏已经浓缩成了一个斗地主的牌局。阿里、腾讯、百度这三家在万众瞩目之下在台上斗地主,每一局都斗的很激烈,家家都有好几炸。其他人根本上不了桌,或者说不敢上桌与这三家斗,于是,大家都只剩下买马的份儿。

 

现在,这些老外,生生的要把BAT这个组合拆散,不让这仨斗地主了,然后要与苹果、谷歌、亚马逊、微软、Facebook一起,重新搞个「七姐妹」的组合,这,让百度情何以堪?

 

歪果仁啊,长点心吧!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0 2 

 

冷静下来,我们发现,这个斗地主的局,百度叫地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总是「不叫」,总是「过」,大部分的时候,做个安静的「农民」。

 

而另外那俩哥们,却叫的很欢,很激烈。

 

去年9月6日,腾讯以约合2624亿美元的市值,成为亚洲最高市值的上市公司,当时被刷屏冠以「赶超中移动」。短短10天后,9月16日, 阿里巴巴集团 以约2664.13亿美元的市值超过腾讯,变身市值最高的亚洲上市公司。

 

这俩哥们叫牌叫的这么大,一时间,关于这两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强劲的市值增长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关注。

 

从那之后,腾讯和阿里交替叫地主,叫地主的注码交替登顶亚洲,你来我往,很是热闹。

 

这倒便宜了那些围观地主局的媒体们,这是多好的素材啊,盯着股价即可,一旦发现A超了T,或者T超了A,立马就可以发条新闻,标题都是现成的,《反超阿里,腾讯市值重夺亚洲第一》,下次发文章时,只需把二者位置换一下即可,而且这样的新闻,通常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发一次。

 

至于文章内容,也可以随便就找个原因,比如最近的腾讯登顶,很简单,帽子扣在《王者荣耀》身上,准没错。

 

忽然间,发现这个剧情很像我最近看的《白鹿原》,也是白鹿两家交替叫地主,交替登顶。要么是父一辈的事儿,白嘉轩当了族长,白家登顶;鹿子霖当了乡约,鹿家再登顶。要么就是子一辈的事儿,鹿兆鹏当了小学校长,鹿家登顶;白孝文当了营长,白家重登顶。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百度为什么不叫地主呢?叫不起呗,看看市值,只有阿里和腾讯的六分之一。

 

再看看收入,百度也被那哥俩甩开了。

 

腾讯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腾讯收入1519.38亿元(219.03亿美元 ),比上年同期增长48%。阿里巴巴2016年的营收达到1438.78亿元(209.17亿美元),紧追腾讯之后。百度2016年营收为705.49亿元(102.56亿美元)。

 

2016年,腾讯靠游戏、广告和增值服务盈利561亿元。最赚钱的阿里巴巴2016年取得681亿元营业利润。电商仍是它主要的收入来源。百度的2016年过的并不平静。因为医疗丑闻,百度广告撞上天花板,以往习惯的小修小补这次也解决不了问题了。去年它只取得100亿元营业利润,其中营收只增长6%,利润却跌了15%。

 

三家公司里腾讯是收入最高的,阿里是利润最多的。而百度呢?员工人数是最多的。截至2016年一季度,百度共有4.35万名员工,比阿里、腾讯分别多了7千和1.2万人。

 

不得不承认,BAT的地主局,已经变成了AT的二人转了。百度,已经从台上的一名斗地主选手,沦落为台下的一名二人转看客。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0 3 

 

之前,京东有人私下找我商量过,是否可以把BAT的B拿下,然后把J补上去,打造一个新的概念「JAT」?

 

此一时,此一时,今天的京东,已经无限逼近百度了。

 

美东时间6月23日收盘,京东股价上涨3.92%,报42.95美元,相比一年前大涨了100%,市值达到609亿美元;百度如今市值约为615亿美元。两者的市值差距仅剩6亿美元,换算成涨幅也只剩1%。

 

如果不出意外,京东市值超过百度,也就是迟早的事。相信真正超过的那一天,朋友圈一定会刷爆屏的。

 

现在的百度,与其说是第一阵营的老三,还不如说是第二阵营的老大,因为后面的京东、蚂蚁金服,甚至网易啥的,都离他不远了。

 

顺带说一下,短期看,BAT之后,江湖再无XAT,包括JAT在内。因为X们和AT不在一个量级。

 

BAT之后,江湖就只剩下AT的传说了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0 4 

 

百度怎么就掉队了呢?我觉得主要原因是三点:

 

第一点原因:打法牌局打法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打法。打法即战略。

 

我有个陈姓哥们,斗地主的打法自成一派。他当地主的话,手里如果有两王,只要你开场拿2顶一下,他立马就拆了。

 

斗地主的牌局中,百度和这个陈姓哥们有一拼。IT企业中,百度和微软有一拼。微软是对互联网时代慢了半拍,百度是对移动互联网时代反应迟钝。

 

10年前,我曾经把互联网时代的盖茨比作了三国时期的袁绍。因为老感觉微软在互联网战略上总是慢半拍,一提到慢半拍就自然的想到了袁绍。

 

2007年4月20日,北京大学百年讲坛,比尔·盖茨正在演讲。西装革履的王开源突然冲上讲台,手中举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FreeSoftware,OpenSource」,然后大声叫着「自由、开源」。受到了惊扰的盖茨,换了一个抱胸的姿势——从心理学上看,这是一种带有防备心理的姿势。

 

李彦宏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就像北京大学百年讲坛里受到王开源同志惊吓得那个比尔·盖茨一样,总是「一个抱胸的姿势」。互联网领域的比尔·盖茨,是一个防守者的角色;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李彦宏,也是一个防守者的角色。这个角色,注定了比尔·盖茨啊李彦宏啊,都像三国时期的袁绍一样,总是慢半拍。

 

2012年6月1日,一年一度的百度联盟峰会在湖南省张家界举办。这个活动上,我有幸见证了李彦宏的「移动互联网酒驾论」——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大手笔地投入移动互联网,很像酒驾的情况,很刺激也很危险。每个人都觉得很兴奋,但是没有想到挣钱很难。」李彦宏指出,主要原因是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移动互联网的这种状况也让业内人士想起PC互联网曾经经历的泡沫时代。

 

酒驾论的抛出,说明在那个时候,李彦宏的心里,对移动互联网是很不以为然的。

 

这个论调不出意外地遭受了广泛质疑,再加上腾讯和阿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动作频频。腾讯的微信势头越来越猛,阿里频频出手, 5.86亿美元购入新浪微博18%的股份, 2.94亿美元购入高德28%的股份……

 

百度终于急了。

 

谨慎如我那陈姓哥们,只要输急眼,也会冒进,冒然扔出王炸。

 

酒驾论一年后,百度悍然出手,扔出王炸,全资收购网龙旗下91无线业务,购买总价为19亿美元。

 

当时的我,惊呆了。当是时,创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并购案的交易金额记录。甚至就在百度收购前三个月,91无线还曾引入一轮投资者,其时估值才3.5亿美元。3个月后,估值就从3.5亿美金跳到了19亿美金。

 

然后呢?到了今年3月,91无线的业务加上多酷游戏,被百度以12亿人民币的价格甩卖了。19美金的91无线,再加上手游业务,加起来只卖了12亿人民币……

 

4年前收购91时,我震惊了;今年甩卖时,我笑了,莫名的喜感啊!

 

O2O则是百度贸然扔出的另一个王炸。

 

2015年6月底的某天早上,李彦宏在早饭后,「我看了眼账户,还有五百亿,我打算先拿二百亿,支持下糯米。」

 

「大土豪」李彦宏一出手就砸出200亿的有钱任性范儿,顿时刷爆了朋友圈。

 

两年后,李彦宏重注押下的O2O已经与排名前两位的美团和饿了么的差距,越来越大,已经在卖身的边缘。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O2O,是一个百度一开始就不该做的业务。早卖早解脱。

 

地主局里,百度是一个保守型的玩家,属于经常把俩王拆开的那种。长期保守,战绩就有可能不佳。长期不佳且对手发挥超常的话,打牌就会上头,就会乱炸。没乱炸一次,自己都多输一倍,对手就多赢一番。

 

 

 0 5 

 

第二点原因:牌品。牌品可以看出人品,也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价值观。

 

中国人有本命年不顺的传统说法。2016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这个传统说法在李彦宏身上应验了。

 

这一年,李彦宏过的相当不平静。开年就是卖贴吧事件,1月9日,有网友发帖称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原吧主遭撤换,接着又传出「百度40%热门疾病吧已经被卖给医疗机构」的消息,由此掀起舆论风暴。

 

四个月后的「魏则西事件」,更是把百度推向了风口浪尖。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1岁学生魏则西因滑膜肉瘤病逝,由网信办组成的调查组所认为的,百度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读大学时,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有洁癖,当时常常不能理解。读完四年,他的洁癖轻了很多,因为他同宿舍的另外三个兄弟实在是太不讲卫生了。这是生活洁癖,有人还有道德洁癖。到了互联网时代,有道德洁癖的人似乎多了很多。但我深深怀疑,不少有道德洁癖的网友,仅仅是个键盘侠。

 

我没有道德洁癖。如果有,在当下的中国,也会慢慢减轻的,慢慢自愈的。一如我那个睡在上铺的兄弟。所以,我不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指点江山,去粪土他人。

 

所以,我不会要求一个公司一味的为了社会责任而放弃商业化。一家商业公司,要为谁负责?为员工?为客户?为社会?排在第一位的,不是这些,是资本。如果这个第一位不存在,其他的负责都是扯淡。

 

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公司是Google, 「不作恶」(Don’t be evil)曾是它的核心价值观。不过在Google正式更名为「Alphabet」之后,「不作恶」也随着老Google一同离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做正确的事」。「不作恶」的行为准则形成于1999年。当时,在一些商业人士加盟技术驱动的谷歌之后,谷歌创始人之一阿米特·帕特尔(Amit Patel)和其它一些早期员工都持抵制的态度。「不作恶」标志着谷歌渴望成为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

 

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是亚马逊,其CEO贝佐斯在普林斯顿大学2010年毕业典礼上,做过一场题为「善良比聪明更重要」的演讲:相比天赋,每个人做出的选择才是至关重要的,有时候,我们需要去做出艰难的抉择,而这时候我们必须去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

 

「不作恶」和「善良比聪明更重要」,其实就是Google和亚马逊心中的那个「度」,有了这个度,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赚什么钱,不该赚什么钱,就有了评判标准。

 

百度的名字里有个「度」字,价值观这件事说简单了,其实也就是个「度」字。

 

 

 0 6 

 

第三点原因:内部管理问题。

 

不管是斗地主,还是德扑,比手牌质量更重要的是情绪管理。该不该叫牌?该不该炸?该不该All In?该不该Fold牌?

 

打牌时的情绪管理,到企业身上,就是内部管理问题。

 

无论是李明远,还是王湛的事,都让人痛心疾首。但PPT的事儿也能发生,就多少有点无厘头。

 

百度有个用户体验部,用户体验部有个总监叫刘超,他参加了一个活动叫2016年国际体验设计大会。也许之前你根本没听说过这个部门,这个人和这个活动,不过三者叠加,开创了一个记录:刘超成为首个因为公开演讲太LOW而遭除名的百度高管。

 

PPT这样莫名喜感的事儿,最近还竟然又发生了一次,那就是百度新任总裁陆奇,演讲中不仅把李彦宏革命领袖化,甚至一页PPT就出现了三处错误。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内部管理问题,主要体现在李彦宏的王子范和百度的国企范。

 

可以说,百度成也李彦宏的王子范,败也李彦宏的王子范。刚回国创业时,李彦宏是典型的硅谷王子范。在北大资源楼初创时,李彦宏就仿照硅谷做派,自由工作时间,可以穿拖鞋,甚至可以带宠物,唯一不可以的是不能带猫,因为李彦宏有「猫过敏」症。那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猫过敏」这个词。

 

李彦宏的这个范,让百度在早期坚决的学习Google,从而成为BAT中发展最快的公司,早期也最为辉煌。然而这个范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给员工最大的自由度,只要结果,KPI负责制。在中国这样的国情下,王子只会越来越高冷,公司只会越来越国企化。李彦宏听到的就只有好话奉承话,收到的也只有员工的数据,没有员工的思想了。

 

 

 0 7 

 

对待百度,我的心情很复杂。

 

认识李彦宏很早,包括他的太太马东敏。记得第一次见马东敏是在中关村的一家电影院,百度组织的观影活动,我俩座位紧挨着。我说我也是山西人,她说她不喜欢山西,然后说了三四条理由。

 

虽然马东敏不喜欢山西,但并不妨碍我作为一个山西同乡对李彦宏的好感,对百度的好感。

 

早年间的百度,完全配得上这种好感。

 

早年间,我们经常如此说BAT——三个公司是三种驱动类型:百度是技术驱动,阿里是商业驱动,腾讯是产品驱动。那时候,每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每一个圈内人,自然而然的喜欢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因此,百度也就得到了更多人的喜欢。

 

诸如我,一开始,BAT这三家公司,我更看好的是百度。当然,这里面也有Google的原因,我是Google的死忠粉,更因为Google的地位。

 

中国排名前三的互联网公司BAT,分别主业做的是搜索、电商、社交的业务。美国排名前三的Google、亚马逊、Facebook,主业分别也是这三个。偶然之中有着必然。

 

中美两国,排名前三的互联网公司主业虽然一样,但排序则完全不同。

 

Google排第一的时候,一度我们以为那就是百度的未来。

 

刘兴亮 | TA不再牛B:叹BAT时代的逝去
 

早年间,百度的美誉度也是最高的。

 

那时候,腾讯和阿里承担的骂名,远远高于百度。腾讯常年被人揪住「游戏」的小辫子,想揪的时候,就被人拿出来揪一揪。后来甚至还因为「一直在抄袭,从未被超越」得罪了全行业,《计算机世界》的封面报道「狗日的腾讯」和后来的3Q大战,是两个高潮。

 

阿里则更痛苦,如果说「游戏」是腾讯的小辫子的话,「假货」则是阿里这个武林绝顶高手的命门,时不时被人来捅一捅。不仅中国人捅,歪果仁闲着没事时,也常去捅一捅。

 

现在的百度,已经从名誉最好,变成了名誉最差。

 

 

 0 8 

 

能看着这三家公司从0到1,在从1到100,到1000,到后面无数个零,从成为「BAT」,作为历史的见证者,我是幸运的。

 

今天,当TA依旧牛B,B已经不再牛B,BAT时代要变成AT时代的时候,经历的越久者,伤感越甚。

 

别了,那个BAT的时代;别了,那些白衣飘飘的年华。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