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虚拟人:元宇宙世界的敲门人

刘兴亮|虚拟人:元宇宙世界的敲门人

01

近期,一条新闻引起许多正在工作、努力奋斗的年轻人的注意——数字化员工「崔筱盼」获得了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

 

这位名曰「崔筱盼」的新人从照片看,芙蓉如面柳如眉,一眸春水照人寒。

 

在我们印象中,如此绝代佳人是天赐人间的礼品,集万千宠爱一身,根本不会上班,又怎么可能成为优秀员工呢?

 

可崔筱盼作为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刚入职就成为业绩高手。在系统算法的辅助下,她迅速学会了人在流程和数据中发现问题的方法,以远高于人类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种应收/逾期提醒及工作异常侦测中大显身手。

 

据说,在其经过深度神经网络技术渲染的虚拟任务形象辅助下,崔筱盼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91.44意味着什么,我们还不太明了,但肯定出类拔萃。

 

这就是数字人的非凡之处。她是无暇之玉,美貌与智慧并存。

 

崔筱盼并不是真人,毋宁说是一台虚拟的工作机器。但是她又同自控机床之类的智能生产设备有所不同,被设定为一个非实体、具有人的属性的「虚拟人」。

 

她在与真人的竞争中轻易胜出,真实的「人」被淘汰了。

 

02

直白地说,虚拟人就是逼真的3D人体模型。它首先得有一幅逼真的人体影像,利用最新开发的高端功能在外观(皮肤着色或毛发梳理上)和运动(准确的绑定和动画)方面产生逼真的效果。具有人的外形,动作,语言能力。

 

此外,仅仅有这么一幅模型当然还不够,她还得有人一样的脑子。

 

随着计算机图形技术、AI技术、实时渲染等应用的成熟,如今虚拟人已经无处不在。虚拟人正在成为新的经济现象,成为扩圈,吸粉的新手段。

 

百度推出了自己的应用于金融客服领域数字人小浦。

 

火遍全网的「超写实数字人」AYAYI一度成为众多网民追捧的偶像,她的完美形象叫人无地自容,举手投足引起粉丝的疯狂膜拜。

 

清华女学霸华智冰,没有参加过任何升学考试,没有拿过任何竞赛名次,被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知识工程实验室「破格录取」,智商碾压多数高材生,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抖音美妆达人柳夜熙让人们领略到了「元宇宙的魅力」,一时引领短视频内容创作新风向。

 

亮相江苏卫视2022跨年演唱会的虚拟邓丽君、虚拟偶像团体Vsinger,以及湖南卫视全新综艺《你好,星期六》开播启用的数字主持人小漾,代表数字人进入电视网络平台的潮流正在涌来。

 

可以说,虚拟人的大量涌现,是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大背景而来的。在元宇宙这个无所不包的终极世界中,核心要素或许非虚拟人莫属。

 

既然在自然世界里,人是万物之灵,那么在元宇宙世界里,虚拟人理所当然成为数字的核心。人们高呼,人机共存的时代正在来临。虚拟人或许将成为连接真人与虚拟场景的最佳手段。

 

03

未来,随着更多虚拟人出现在各行各业,他们需要具备哪些核心竞争力呢?

 

我认为不同类型的虚拟人核心竞争力也不一样。比如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的核心竞争力可能在于谁更好看、谁的舞姿更优美,需要通过技术让其细节更逼真、更灵动;如果是一个虚拟客服,关键在于能否真正帮人解决问题,所以更看重其自然语言处理能力等人工智能核心技术。

 

至于清华大学的华智冰,万科的崔筱盼这类虚拟人,则是集中了智能技术全部可能性的全面虚拟人。

 

04

其实只要回顾一下,我们就能从生活与记忆中打捞起人类对于虚拟人的憧憬与早期虚拟人的身影。

 

比如动画片中的机器猫,虽然是一个角色,但这个角色身上就具有虚拟人的特征,有形态,有名字,具有智能优势,在与小朋友互动的情节中还能解决诸多麻烦和难题。

 

而且,虚拟人物确实似乎在儿童节目中最早出现的,在真实的主持人之外,再代入一位卡通人物,尽管是预先设定的对话与情节,但是从效果上,则显示了人们对虚拟人物智能化倾向的渴盼。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过去作为假想的许多事物正成为现实。

 

也因此,从「虚拟人」这一角色背后的成因推断,在解决了可视化的人体3D模型技术后,虚拟人的最基本特征当然在于它的芯片的「学习能力」背后的算法。俗话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对虚拟人而言,这是相同的要求。

 

05

在未来世界中,人与世界都将在元宇宙的反映中生活,真人会进入模拟世界——打游戏的中学生都这么干,虚拟人会进入人的真实世界——从万科新员工崔筱盼已经证明这一点。

 

那么真实的人与虚拟人之间会是什么样的相互关系,他们是能够彼此相容甚至替代,还是永远隔着一道无法突破的墙?

 

2019年,畅销书《失控》的作者凯文·凯利在《数字孪生,镜像世界》的主题演讲中描绘了对数字世界的设想:那时,真实世界里的每个东西都会有一个对应的芯片,整个世界都会被数字化,一切都将在虚拟数字世界里有一个复制品,像是现实世界的一面镜子。

 

这让人想起佛教逻辑中,对无自性的幻象的描述,因为我们首先会认为与真实世界对应的数字世界,必然是无限溢出真实世界的。

 

数字世界在虚拟人出现后,或许会大于等于人类的世界。这样就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人应该相信真实的世界,还是相信数字?如果缺乏可靠的实体,对纯粹虚构的世界的创造,是有效的行为吗?假如一个虚拟人对上班迟到的我说,你因迟到被开除了,我是走还是留?

 

06

我个人是看好「虚拟人」的发展的,对现实世界来说,数字世界或许蕴含着无法预知的危机,但我们也知道,所有机遇和希望,正是危机的伴随物。

 

扯远了,回到当下,我最迫切的愿望的就是:有一个虚拟人刘兴亮,每天帮我去亮三点,去帮我做短视频做直播;而真实的刘兴亮,只需要负责躺着赚钱就行了。

 

这个朴素的愿望,啥时候能实现呢?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