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 | 确诊新冠的运煤卡车司机的活动轨迹,令人泪目

刘兴亮 | 确诊新冠的运煤卡车司机的活动轨迹,令人泪目


▲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世间百态总在社会的风雨中暴露。


疫情吃紧,各地都在加强管控,新闻滚动播放着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信息,中高风险地区不断扩大。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无意间看到内蒙古一位确诊新冠的运煤卡车司机的活动轨迹,感慨万千而泪不能禁。


从活动轨迹来看,38岁的金师傅从10月15日到10月24日十天的时间里,没有回过家!没有住过旅店!更没有洗过澡!


除了必要时给车加气、加水和吃饭之外,其余时间均在车上度过。

02


虽然,熟悉长途货运的人都晓得,大型货车的驾驶室都设置了卧铺,两人轮流开车的话,一个人开车,另一个就休息,这样就可以日夜兼程,早早完成运输任务。


虽然有提升效率的目的在其中,但也预示着这个行业的普遍艰辛、紧张、劳累。


试想,如果一份工作的收入足够高,谁愿意一刻不停地工作,并且谁在逼仄的驾驶舱里呢!


在整整10天的时间里,金师傅一共吃了17次饭,每天折合1.7顿。这意味着有的时候他一天只进一餐,多的时候也就两餐。


都说生活富裕了,社会进步了,怎么还有这么省吃俭用的人呢?


03


一纸活动轨迹公告,道出了运煤卡车司机的无尽心酸。


在我山西老家有太多这样的运煤卡车司机,他们辛苦且危险,一身朴素,满脸风尘,奔波在祖国的公路上,为的是把煤炭运输到需要它们的地方去。


这种工作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和舒适,大型卡车的长途运输面临着许多潜在的危险和难以预测的现实问题。


最重要的是与效率相关的回报完全受制于时间单位的控制,他们不得不进行不间断的长时间的驾驶,事故往往与疲劳驾驶有较大关系,一个人瞌睡了,视觉感受和对环境与突发状况的判断都会下降,模糊,甚至误判,事故率在所难免。但是他们真的是自己想要这么干嘛?


我的一个堂弟,几年前就是在开车运煤途中不幸遇难……这种悲剧在老司机身上能听到很多。



04


山西是一个煤炭大省,从小我们就能看到路边并列停靠的运煤卡车,几十甚至上百辆等待装煤,发车。


冬天,司机们穿着厚厚的棉袄,嘴里叼着烟,呵气等待着漫长征途的开始。


彼时的卡车司机还属于较高的工作阶层,一是大车司机数量少,二是能买得起卡车的人不多,这就导致运输的价格相对高。司机们跑一趟长途,可以歇好几天,就这么干,一个月的收入也比普通工人高很多。


更何况,他们天南海北地跑,见多识广,脑瓜聪明的人还会来回稍一些两地的特产倒腾,由此进入新的生活领域的也大有人在。


不少人就在半道上顺便把媳妇儿拉回家了。


05


后来形势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经济高速增长,社会高速变化的近二十年,卡车司机已经成为一个不具备技术优势的低门槛行业,拥有卡车乃至车队的人也非常之多,再者就是通行费用的高昂,竞争的激烈等等,导致这个行业的相对收入急遽缩水。


要想获得相对好的利润,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开支,缩短运输时间,再就是尽可能想办法多拉,超高超载是家常便饭,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不超高超载挣不到钱,超高超载就属于违法。只能见缝插针地这么干,否则跑一趟下来,还不够罚款的。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为什么长途司机看见警察就肝颤,就连中央电视台都播出过各地交警通过不可思议的手段对外地路过的货车罚款的行为。


总而言之,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他们所扮演的角色,又类似于国家经济的输血者,把能源和物资运送到祖国的边边角角,以保证大多数人的生活需求。


然而,我们平时并不能意识到卡车司机的辛苦和不易,要不是疫情导致有人得病,而被媒体公布出来,大家还以为这个行业多么舒适和美好呢。


现实很残酷!


06


这也让我想到北京和其他地区有过的感染者被公布的生活与工作轨迹,那些年轻的父母居住在遥远的郊区,有的一天有两份工作,在此间隙中还要送孩子上辅导班,给老人做饭,在匆忙的奔波中,考虑着房贷,孩子的教育支出,家庭的未来建设,风里来,雨里去。


他们活得太累了!


要知道,在这个繁荣昌盛的时代,过着如此紧张劳累的生活,在重负中前行的人不是个案,而是一个庞大的社会阶层身上的普遍现象。


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是这些劳动者,生产者在不断付出来支撑的。他们反而活的最累,收入最低,日子最可怜。这难道不应该引起更多人的深思吗?



⬇️

点击购买刘兴亮散文集签名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