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劝酒不是文化,是糟粕

刘兴亮:劝酒不是文化,是糟粕

01
 
近期舆论发酵的现场有阿里女员工被领导酒后侵犯的事。不少酒瓶盖子跳起来抗议:关我什么事?
 
中国的社会风气有一种倾向,认为酒后干的事情都稀里糊涂,不能算是有预谋的、受理智指导的行为,就算酿成错误也情有可原。跟本土文化中「来都来了」、「还是个孩子」、「大过年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潜台词就是,在这种情境下,追求逻辑和还原事实的方法大体无效。在一团和气的氛围中放弃原则才是生活的真理。一句「喝多了喝多了」就可以把不良行为推脱的一干二净。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深受其害者有苦难言。
 
02
 
问题是,酒不同意这种栽赃陷害的行径。
 
用逻辑的观点来分析,为什么大多数人酒后不会乱来,而一小撮人就管不住自己呢?同样喝得五迷三道,有的人依然遵循日常的礼仪规范,能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有人就「酒壮怂人胆」,平常压抑在内心的不良情绪忽然喷发出来,挡都挡不住,视听言动都不在格内。
 
古人言:发乎情而止乎礼。这是很有当代启示意义的心理学表述,可偏偏有人要「发乎情而止乎非礼」,还觉得自己人生豪迈。
 
说的难听点,就是借酒撒疯,不要脸。
 
03
 
由于很多人爱喝酒,加之人类饮酒的历史源远流长,围绕着酒在中国发展出一套博大精深、无所不包的礼仪规范和地方习俗。从皇宫内院到边疆荒漠,无酒不成席,已是铁打不动的定律。
 
国宴大厅里放着茅台,卤煮火烧店堆满二锅头,大排筵宴。觥筹交错是中华文化中对美好人生的最佳阐释。从文人墨客到青楼粉艳,以酒为中心的生活在一杯又一杯的碰撞中带来多少佳话。
 
失意者「一日复一日,一杯复一杯。」得意者「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也有借酒抒怀的,如:「酒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万般愁肠缱绻,千种风情流逝。
 
04
 
这些都是酒把人的精神提升到更高境界的例子。至于现实中的酒桌,则发展出很多令人胆寒的地方文化。
 
其中最令人痛恨的莫过于劝酒和陪酒者了。
 
这也是中国特有的官场文化的亚文化景观。在这个文化生态中生存的人,一生的主要工作就专注于琢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核心就是「媚上」。
 
一个人奉承他的上司,他的部下又奉承他,在这种层级关系中,发展出一套畸形的官场喝酒规则,那就是领导让喝多少就喝多少,哪怕天塌地陷也要在所不惜,否则前程堪忧地位难保。尤其是在这种恶性循环陈陈相因的环境中艰难上升的那类人,既然自己是这么一步步受苦受难上来的,怎么能轻饶了那些后继者。
 
05
 
好在这种官场生态很难在真正好酒的朋友之间流行开来。但是也有很多地方文化孕育出了独特的酒文化。
 
其中以山东、河南两地最为闻名,其次就是那些少数民族地区,比如内蒙、新疆和西南地区的苗侗之乡,对远道而来的客人,都有一整套系统化的劝酒方法。
 
虽然不同的地区方式繁多且不拘一格,但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把来客「放倒」。人们常说「喝好不等于喝倒」,但事实是「喝好就得喝倒」。
 
到山东「哈酒」,无论哪个地区,步骤一向统一,主人有主陪,副陪,三陪,四陪,东南西北落座后,把初来乍到一脸彷徨的客人安插其间,然后像春秋时期的战场一样排兵布阵,第一个出战的是谁,第二个是谁,每人战斗几个回合,严格按照程序进行。
 
当然,其间免不了一系列高屋建瓴热情洋溢的致辞和对话,其结果是,客人尚未吃菜,已经被抬出包间了。礼仪之乡,儒家典范,尽在其中。
 
到河南做客,无论哪个地区,当地人都热情的要命。为了把这份来自中原大地历史悠久的热情发挥到极致,加之历史上常常遭遇各种天灾而在生活上陷于困苦,他们对客人的最大敬意就是,自己不喝酒,把酒省出来给对方,用时下的解释是:「得先让客人喝好。」
 
问题是,如今缺酒吗,作为粮油大省,河南酿造的酒,创造的酒类品牌眼花缭乱。但是传统不能丢,倘若有一天您看到亲爱的河南人端着一排酒过来,一定要自觉地一杯杯喝下去。谁让您要去呢。
 
至于少数民族地区的劝酒陪酒路数,不外乎一排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孩,在载歌载舞的氛围中向你慢慢移动,你也没看清对方怎么跳舞过程中就变出这么一碗来,面对满天繁星和异域文化中悠扬的歌声,看着民族同胞热情的面孔,不用咬牙和跺脚,干了再说吧。
 
说起来都是泪。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