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代经济——一个迟到的概念

代经济——一个迟到的概念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最近兴起了一个新的、较为时髦的概念——代经济。这是就「共享经济」之后很长时间的概念空白期,突如其来的新时代。有媒体就此事对我进行采访,我阐述了一些观点——当然是一分为二地看。这个概念听起来叫人一怔,实则很旧。
 
三十多年前,王朔写过一篇小说《顽主》,后来被米家山拍成了电影。该片主要讲述了于观、杨重和马青三位无业青年,在北京开了一家「三T公司」,专门替人解难、解闷、受过的故事。当时轰动一时,让从前在配角位置上默默无闻的葛优瞬间走上了一线舞台,张国立也不例外。
 
我记得梁天扮演的马青所扮演的「丈夫」被一个心情糟透了的妇女指着鼻子大骂,他们互相嚷嚷「不过了不过了」,拿起家里的东西往地上摔,但是雇佣马青的妇女拦住了他抱起电视机的手臂——她还要过。她说「真难为你了」。马青不觉得为难,他是代人受罚啊,追求敬业精神。
 
与此同时,葛优扮演的杨重正在替一位没时间的中年男人与商场卖手帕的女售货员约会,谈的都是八十年代最流行的佛洛依德和尼采,可是他没同意替自己的雇主为女售货员买昂贵的礼物——合同里没这条。
 
此后在1997年,跟着王朔屁股后溯流而上的冯小刚又以此小说为线索,拍摄了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贺岁片《甲方乙方》。片里的好梦一日游公司,干的也是很「代」的买卖。你要什么吧,兹钱够,我们都给您「办」。当巴顿将军,娶阿依土拉公主,当「出气筒」,做坚贞不屈的战士,都让你好梦成真。
 
再后来的新世纪,葛大爷还拍了部《私人定制》,把王朔在《顽主》中透露的超前思想搞成了「遗迹」。
 
这些都是「代经济」在中国的历史演绎过程,只不过它是在文学和电影中发生的。如今从「虚拟」走向了「实体」。
 
02
 
所谓代经济,就是服务业的升级和细化。代买奶茶,代遛猫狗,代客泊车,酒后代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据说:以「代服务」为主的各类新兴消费项目开启「代经济」新模式,作为社会分工精细化的产物,让更专业或更合适的人去为消费者解决问题,「代经济」正在融入每个人的生活,一定程度上迎合了消费升级的大趋势。——这段是引用新闻的。
 
03
 
数年以来,有一种社会现象,大龄剩男剩女春节被逼婚,不得已租赁一个「男/女朋友」回家过年。当时听到这种新闻以为是噱头,后来知道果有其事,而且还滋生了租用的「女友」几天下来得到数千乃至上万的「见面礼」和「红包」,以至于男方要而女的不给的经济纠纷。
 
这事儿第一感觉是社会的服务业已经面临系统性的升级并得到局部地区的解决了,也在局部地区有所奔溃。
 
听起来满是这么一回事。代经济,然而仔细一琢磨,这不就是「跑腿儿」的碎催吗!旧社会有一类人叫「包打听」,想必是很「代」的。他们不管什么「买卖」都接。
 
小时候读书,在经济学这个领域,常说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以服务业为主,那时我们国家还是个农业大国,服务业刚刚起步,实属真正的工农社会,多数人未闻「第三产业」到底何所指向。
 
它太抽象了,离现实很远。我们主要的工作还集中在「生产」上,服务是「消费」的。随着国家经济数十年来的大发展,「made in China」已经解决了生产的大部分问题,民众生活大踏步进入「消费」的社会阶段了。
 
服务业兴起,说明我们的生活变好了。人们开始追求生活的品质和细节,这势必导向「代经济」这样的阶段。既然一个人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了足够的财富,它为什么不能籍此购买「闲暇」呢?这无可厚非。
 
我有钱,不想去医院挂号排队,于是雇人干;没时间给女友在情人节送花,于是雇人送;我不想吃饭喝酒,请个人替我吃喝我非得这么干谁也别拦我;事业太忙了,雇人定期回家探望老人。没什么不行的。
 
也有人不想去教室里上课,于是雇人答道;不想去考试,于是请枪手;请人替我追女朋友;开车逆行撞了人,于是请人代为受罚。类似吧,不是没有更骇人听闻的可能性。
 
04
 
想象是行动的边界,也是市场的边界。对于这类「新生事物」,我总觉得,在不触碰法律底线的前提下,新兴消费模式在发展初期不妨交给市场,用市场手段进行纠偏,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作用。
 
面对「代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有专家认为,相关部门要对「代经济」相关行业建立起监管措施,对于一些违反道德的服务加以限制,另一方面,服务提供平台也要通过技术、监管等手段,加强对用户隐私的保护。
 
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衍生出新消费模式,若合理引导,「代经济」有望进一步丰富市场经济活力。面对乱象,消费者也应把好第一道关,「懒」也得有度,美食、美景、美好生活还需自己多多体验。
 
生活的多样性,导致需求的多样性。这是进入后工业社会服务业兴起的社会基础,具有逻辑上的必然性。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