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坐飞机的趣事

坐飞机的趣事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工作原因,常年飞来飞去。人在旅途,有乏味的时刻,也能碰到不少趣事。
飞机发明一百多年了,这个鸟一样的钢铁制品,总还让人有远离人间的恐惧。我知道有很多人「恐飞」,还有人上飞机前把自己灌醉。于我而言,只觉得旅途的长短而已。
 
古人云,何以遣有生之涯,是人生大命题。旅途中的时间日常化以后,如何让它变得丰富和生动,就很迫切。我希望每次旅途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开心的事情越多越好,遇到健谈的陌生人,邻座美丽的姑娘,邂逅故旧,不一而足。
 
此刻,坐在北京飞往上海的航班上,闲来无事,说说旅途中的趣事。
 
很多老朋友都知道我和东航的风波,那是糟心事,纯属意外,不在本文分享的范围内。顺便说一句:防火防盗防东航!既然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必一往情深。
 
01
 
某次飞广州,主办方给订了头等舱,邻座挤着一位肚子比我还要大几圈的男子,气定神闲,很像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其面相尚停留在中年,头顶的毛发则直扑老年。
 
我感到恍惚。
 
落座后,亭亭玉立的空姐翩然而至,道歉说当天的报纸只剩下《环球时报》。中老年企业家果断挥手,并用男高音说:不看不看,不想被毒害。
 
我用男低音告诉美丽的空姐:剩下的报纸都给我吧,我抵抗力强,所有的毒害我来承担吧,牺牲我一个,幸福全机人。
 
一份报纸有什么可怕的!都起开,让我来。
 
空姐扑哧笑了,笑的很灿烂。
 
02
 
一次飞福州,在机场休息室候机。邻座是位外向健谈的企业家,肚子比我小,年纪和我相仿,且称呼中青年企业家吧。
 
甫一落座,中青年企业家眼睛直放绿光,不停跟我寒暄。其口中仿佛含了无数的绿豆,见到我后劈里啪啦一吐为快。
 
我感到费解。只好以不变应万变,洗耳恭听。
 
后来他告诉我,说我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这话没错,套近乎是为了让我帮他发短信——这是什么意思。他自己不会打字,巴掌大的字认不了一脸盆。
 
我很乐意效劳,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发短信的能手。何况这个短信是回给他的前女友。那个小姑娘虽然与他鸿叟(分手)了,但依旧对他一片痴情,定期问候。他把她的微信拉黑,但短信没法拉黑。
 
帮忙回短信本非么难事,但那次,却有三点难处:
 
左一点:他的胡建普通话实在是难懂;
 
右一点:他让我尽量组织一下文字,多用成语。我的成语还想留着自己用呢;
 
下一点:脏话连篇,很多话听的我面红耳赤。
 
这个下一点很要命。比如「当初咱们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上床,忘了当初的爽了?」……着眼于网络环境文明考虑,更多话就不发出来了。我可是一个会用成语的知识分子啊!过去我是婉约派的。
 
03
 
从南宁返京,飞机大面积延误,休息室里人满为患。对座是位乡镇企业家模样的男子。休息室里人头攒动,乡镇企业家旁若无人的在座位上打电话。
 
打电话也就罢了,他是开着免提的。开免提也就罢了,通话的内容竟然是打情骂俏。他这是欺负广大旅客听不懂吗?那些刺刺之言很快让大厅里的人安静下来,大家都俯首帖耳,静静谛听。气氛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
 
半小时后,我实在忍不住,提醒他去外面打。
 
乡镇企业家瞪了我一眼,说:你们读书人生活太没意思了,正好给你个学习的机会。他的语气是不容置疑的。于是,我和其它旅客又学习了半小时。那些知识我现在还能想起来,都是经验之谈,也算没有白听。
 
经过前后一小时的学习,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的乏味,对这位乡镇企业家肃然起敬了!
 
04
 
去年参加完双十一的活动,登上了返京的航班。由于飞机机械故障,坐在飞机上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我坐在三人座位靠走道的那个位置,旁边有两位兄台正在海阔天空地神侃。神侃咱见过,有时候自己也能顶住压力上。但这二位神人的侃,直侃的兄弟我四仰八叉,五体投地。
 
他们聊的是几个亿的货款打过去如何如何了,不就是贷了个十几亿嘛,这点小钱银行还天天催之类……我感觉自惭形秽。大家坐的这么近,做生意的差距端得是太大了!
 
这种时候,面对这类人,绝不能无动于衷。我马上给媳妇打了个电话,说:咱们参与的那个两千多亿的项目,咱的货款都已经全部打过去了,你查查都发货了没?物流那边你盯紧点……刚参加完双十一,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两千多亿的大项目啊……我参与,我见证了!
 
电话挂了之后,我用右眼的旁光扫了那二位一身,他们的眼神复杂了许多。其中一位用柔和且谦逊的眼神盯着我,想跟我搭讪,我立即睡着了。我很累!
 
05
 
一天上海双飞,我订了最早的航班,七点半的。
 
准时赶到机场,却被告知飞机要换轮胎,延误了。换轮胎?——这是什么节奏。
 
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顺手发了个朋友圈。
 
有朋友回复:卖轮胎、刹车片等配件市场被当成非首都功能被疏解到偏远的地方去了,而且大部分这类市场得9点开门。
 
他说的好有道理,果然到了九点半通知登机了……
 
06
 
去沈阳参加活动,结束后与另一位嘉宾同车去了机场,她飞北京回家,我飞太原参加侄子的婚礼。
 
我俩航班前后脚,互道告别后,我准点于当晚九点多到了太原。一切很顺利。
 
十一点多接到了她的电话,说她也降落到太原机场了。原来北京大雨,航班迫降到了太原。我当时还吓了一跳,怎么这是见了我一次就紧追不舍了?我的立场和旗帜都很鲜明!
 
她在电话里问我是否有意一起吃个夜宵,说是缘份啊。我由于正与家人一起张罗第二天侄子的婚礼,就婉拒了。
 
事后想想有点后悔,我该去安慰一下人家,怪可怜的,应该尽尽地主之谊。我现在弥补这个过错还来得及吗?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