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暴风中,聊一聊我认识的冯鑫

暴风中,聊一聊我认识的冯鑫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今年,我的不少山西老乡们都不顺。其中,最不顺还当属阳泉的。
 
先是一个我天使投资的做儿童教育的老乡,融资受挫;接着是李彦宏演讲时被泼水;再接着传来了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
 
冯鑫涉事的是MPS的收购案。
 
02
 
时间回溯到2016年上半年的某一天。我和冯鑫在上海参加同一个活动,住在同一个酒店。
 
活动结束后,他说去我房间抽支烟,聊聊。
 
 
冯鑫的烟瘾挺大,烟一支接着一支。一边抽烟,一边大谈特谈体育板块的蓝图。有一年世界杯时,我们一起看过几场比赛,他知道我也是个体育迷。
 
他说,体育是他找到的继电视和魔镜之后的跑向未来的第三条腿。而且,有可能会成为最粗的那一条腿。
 
烟雾缭绕中,他还用手机给我看了这块业务目前的进展,说正在收购欧洲一家很牛的拥有体育版权的公司。这个公司,我后来才知道就是MPS。
 
末了切入主题,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帮他管管PR和线上营销。
 
体育虽然是我的爱好,但毕竟偏离了我职业生涯的科技互联网主赛道,对于冯鑫的这个邀请,我婉拒了。我还向他推荐了从事体育工作的小舅子,后来他们也没合作成。
 
当时冯鑫的这个邀请,我和太太慎重商量过,所以她也知晓。她昨晚看到新闻后,跟我说幸亏当初没答应冯鑫。我觉得不能这么说。
 
我和王峰一样,真心不觉得冯鑫能出多大的事儿。
 
回想起2016年春天上海那个腾云驾雾的酒店房间,冯鑫谈起体育板块时的神情,唾沫与烟雾齐飞,神情亢奋,自信满满。
 
那时,也是做体育的好时期。虽然我最终没有加入,但我直到现在都相信,冯鑫做体育的初心,就跟他那天的神情一样,是富有感染力的红色。
 
03
 
初识冯鑫,大抵2005年,他刚创业,做了两家公司。
 
一家公司,就是暴风的前身,叫酷热影音。后来并购了暴风影音,采用了暴风这个名字,记得当时公司名叫暴风网际。
 
另一家公司可能今天知道的人就不多了,但当时很赚钱,是做插件和互联网推广的。那个公司最牛的一个业务就是成功的把淘宝装到了大量用户的PC桌面上。
 
我俩一见如故。同行,同乡,还有同好——摇滚。
 
但这都是表面。深层次还是我们的性格。用冯鑫的话说,我们都有点「二」。我不愿意承认自己二,我每次都有纠正说,是「痞」。
 
去年山西省政府跟他有个合作,有个领导跟我是同一届的政协委员,就向我打听冯鑫这个人怎么样,他初步感觉冯鑫言谈有点太随意。
 
我说这叫真性情,不装。然后给领导讲了我的一个发现:生活中有点「痞」的人,工作起来往往很认真,而且工作拼的很有技巧。
 
生活中的冯鑫,确实有些随意,但工作中的冯鑫,是一个销售高手。中国的销售大师中,他能排进前十。
 
04
 
真性情的冯鑫,颇有侠义范,只要对上眼,就无条件的帮你。
 
当年我在中关村举办《IT龙门阵》时,07年和08年,他去捧场过两次。我牵头成立的中国晋商互联网产业促进会的年度活动,他参加过四五次,有几年虽然没能参加,但也连续赞助活动。
 
但他骨子又很傲,能对上眼的也不多。我调侃他说,那是因为你左眼的问题。刚参加工作那会,他在太原和人打架住了半年院,左眼受过伤。直到后来,左眼直视前方的时候,中间还有会遮挡。
 
他还讲过一个趣事。某年有人在太原搞个茶会,邀请他去。这样的活动其实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他还是去了。原因很简单,就是看主办茶会的那哥们顺眼。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都会摊上父母生病的事儿。他母亲和我母亲,都得了重病。有段日子见面,经常探讨给老人治病的事。他母亲住院那几年期间,他的所有表现,让我再次相信,一个十足的孝子,肯定坏不到那儿去。
 
我有个叫Peter的朋友,对我说他就喜欢跟朋友圈里经常晒父母的人交往。也是一个鉴别人的办法。
 
05
 
蔡文胜发了一条朋友圈说——
(蔡文胜朋友圈图片)
 
这里面有一句话——创业者一定要谨记一条纪律:任何时候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
 
冯鑫经常被人拿来跟贾跃亭相比,这句话让我第一时间也想起了老贾。
 
乐视出事时,我仔细研究了贾跃亭的抵押贷款,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个人担保、无限制担保」。普通企业倒闭了,和企业家是没有关系的,而贾跃亭却自己为企业做无限担保。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假如公司倒闭了,欠的钱贾跃亭个人要去还。
 
现在,冯鑫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在蔡文胜的朋友圈里,我留言:创业者都是苦逼的。是的,当创业者驾驶的这辆车越跑越快时,很多事已经身不由己。有时明知前路有沟坎,也只能咬牙一踩油门冲过去了!
 
06
 
希望冯鑫能够尽早出来。出来后,我第一时间找他去喝,喝酒喝醋都行,喝多少都行。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