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招商引资和区域经济

招商引资和区域经济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1978年改革开放春风乍起,南浙江的温州人、台州人、义乌人疯掉了一样开厂子做生意热火朝天,贵为省会、喜欢玩点腔调的杭州人并不屑与「土豪们」为伍,继续慢悠悠地春品龙井,秋闻桂香。
 
直到进入21世纪第一个10年,杭州给出自己的城市定位依然是「上海的后花园」、中国「爱情之都」、「生活品质之城」。
 
终于有一天,杭州千年的发展轨迹被「一次盛会」——G20杭州峰会,被「一个人」——马云,所彻底改变。
 
杭州与G20峰会相遇于2016年9月4日至5日。无论是丰硕的峰会成果,还是震撼上演的G20峰会之夜《最忆是杭州》,杭州不负众望。在这个全球聚焦的舞台上,杭州顾盼生辉,展开了一场绝妙的城市营销秀。
 
以G20杭州峰会举办的2016年上半年为例,权威数据显示,全市GDP为5021.18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傲居副省级以上城市首位。
 
经济高速增长最强劲的引擎无疑是阿里巴巴带动的电商经济。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85%的网络零售额、70%的跨境电商贸易额与60%的B2B交易额都是在杭州的电子商务平台上完成,全国三分之一的综合性电子商务平台和专业网站落户杭州。杭州已毫无争议地跃升中国乃至世界「电商之都」。
 
在经历了2008-2014年期间颇为失落与痛苦的滑落后,互联网尤其是电子商务的蓬勃给杭州带来了无上荣光,甚至成为「拯救」浙江经济的重大拐点。
 
2014年11月19日至21日,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北部乌镇举办,并被确定为永久会址。在国家战略的加持下,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话语权落定浙江。
 
小桥流水的古镇更适合坐而论道,乌镇西去约100公里的杭州凭借其强大的电商产业基础,顺理成章地接过了浙江互联网新经济代言人的角色。
 
02
 
除了杭州,还不得不提区域经济里的一匹黑马。
 
2017年5月底的一天,马化腾从英国匆匆归来,直奔贵阳,他有一场重要演讲。
 
马云和李彦宏也来了,比他稍早前到。同时集齐BAT头号掌门太难,乌镇互联网大会算一回,深圳 IT 领袖峰会有过,但都屈指可数。
 
但是在 2017年5月底,他们同时出现在贵阳数博会现场。
 
此情此景发生在北京、深圳或者杭州等城市,都不足为奇。这些地方是互联网的聚集地,科技与财富共举,人们习惯于谈论资本,被互联网包围。
 
但这里是贵阳,一个没有明显标签的城市,长期不被重视。BAT大佬却在此隔空对战。
 
有意思的是,一年后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三巨头又都出现了。他们甚至记得去年自己曾在这里讲过什么。
 
李彦宏开场便说,去年我在这个论坛上讲人工智能,其实外界有很多误解。
 
就跟北京出租车司机喜欢和乘客聊上几句国运前途,你从贵阳司机嘴里听到的多半是大数据。而且他会非常自信地说,「大数据,我们最牛。」
 
你知道贵州大数据企业数量是多少吗?
 
截止2018年,有8900多家,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则超过1100亿元。大数据成为贵州的最新标签,省会贵阳也成了「中国数谷」、「大数据之都」。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云上贵州。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大数据公司于2014年11 月初在贵州贵安新区成立;2017年7月就成为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运营iCloud 服务的唯一合作伙伴。半年后,中国内地的iCloud服务全部交由云上贵州公司负责运营。
 
不止如此,戴尔、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华为等企业均落户贵阳。
 
2013年的时候,贵阳决定构建大数据产业体系,这个决定并非拍脑袋产生。论贵州的自然条件,可以说是大数据的最佳温床。
 
第一,温度适宜,尤其是夏季凉爽,有利于服务器安置与存放。
第二,地质稳定,少发地震。
第三,水电资源丰富,有便宜而稳定的电力供应。
 
不知不觉间,贵州经济增速已连续两年居全国第1位,连续8年位居全国前3位。贵州建设大数据产业的兴奋与热情,也有点中国刚刚接入世界互联网时的状态。
 
几年前,贵阳观山湖区入口处竖起一个大广告牌,写着「因为大数据,贵阳第一次站在世界面前」。这句话,几乎让当地人泪目。效果就像上世纪90年代,瀛海威在北京中关村的巨幅广告牌: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 米。
 
03
 
互联网本是去中心化的工具,如今却踏上了中心化的经济进程,红利被少数几个互联网公司和地区吃了,其他地区能不眼红?
 
当然会眼红。谁都想复制一个贵州,谁都想拥有一个阿里。
 
当下,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已成各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拉动力。各地都在招商引资,就会形成竞争,进而改善营商环境,促进经济发展。然而在这美好的愿景之下,却是问题重重。
 
04
 
家里有了梧桐树,不愁招不来金凤凰。
 
于是各地政府十分热衷于建设高新区、经济开发区、科技园区等等,小到乡镇级别的科技园区,手法简单粗暴,今年AI火,就做人工智能科技园,明年区块链火,再做个区块链产业园。
 
这还算好的,至少还有个定位。还有不少产业园区在发展的过程中,忽略园区规划的重要性。
 
在还没确定主导产业的情况下,先盖房子后请客,结果客人不来,导致门庭冷落。或者是看到好的企业便招进来,导致虽然落了很多项目,但均来自于不同行业,企业之间关联度低,难以形成产业集聚。
 
还有一些利欲熏心的不良开发商抓住地方政府急于招商引资的心理,经常谎报资质从而以投建大项目的名义「假投资、真圈地」,或者是在「圈地」以后擅自改变用地性质搞房地产开发,或者伺机转让地皮,待价而沽、坐地生金。
 
政府这种什么事都以「地」为核心的作风,让我恍惚间感觉这不是互联网时代,而是回到了农耕时代。
 
05
 
建园区时存在问题,招商时问题更多。企业和政府两方的博弈,哪一方出了问题,都会变成纳税人民的损失。
 
有的地方领导把「关门打狗」这招用得淋漓尽致。
 
很多企业和地方谈入驻园区时,会提一系列要求。土地白送、免税、给我招工人、给我销产品,大爷样做得十足。地方呢?你说什么都行,有的地方领导亲自陪同,陪吃陪喝。企业提了要求,一把手说,那个谁啊,立刻马上落实X总的要求。反正就是你X总说什么都行,想要什么给什么。
 
于是,X总被忽悠进来了。只要钱进来了,厂房建起来了,局面就会反转了。昨天我求你入驻当孙子的气,今天我全部都要找回来。
 
你拿着会议纪要去找领导,抱歉,上任领导因为把你招进来政绩显著提拔了,现任领导不认账。好吧,就算地方都认账,给你挑点刺,找理由还不是拿手好戏?
 
你不是要免税吗?哎呀,根据环保某某条例,你这不符合免税标准啊。你要贷款?现在信贷紧张啊,我们都贷不出钱来。
 
来都来了,几千万甚至几个亿扔在那片鸟不拉屎的土地上,你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硬着头皮干呗。关门打狗就这么成功了。有的,被分而食之;有的,关在那里不管不问,没多久就饿死了。
 
当然,如果进来的是一只藏獒,有背景、有基础、影响大,那又另当别论,那就是开门迎神了。
 
06
 
有些地方政府以为自己是关门打狗的高手,但也有被狗咬的时候。
 
比如「汽车加水就能跑」的庞青年。
 
从2001年起他就涉足汽车领域,在全国多个三四线城市游走,声称要打造规模达数百亿的汽车产业基地。其模式都类似,都是和当地政府合作,要钱要地要资源,也曾付诸行动,然而毫无例外,这些项目全都烂尾,庞青年被警方立案侦查,被法院强制执行,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数十次。这些信息都是公开的。
 
然而南阳政府还是把这个项目引进了。   
 
庞青年的造车大业,一直和国家补贴有着紧密联系。2017年初国家整顿新能源汽车骗补,工信部对7家汽车公司开出行政处罚,青年汽车名列其中。2018年5月,浙江省公示新能源汽车补贴信息,有5家车企的22553辆新能源汽车申请了补贴款约8.9亿。其中,青年汽车2017年以343辆申请补贴7417.98万元。
 
由此可见,庞青年自有一套「盈利模式」。至于当地政府是否以及如何从中获利,有待进一步的信息披露。而真实的招商引资过程,也有必要给纳税人一个交代。
 
07
 
针对目前地方政府「关门打狗」的做法,也就是不讲诚信、新官不理旧账、承诺不兑现等问题,有些地方政府已经在改进了,比如广西。
 
最近,《广西壮族自治区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明确,建立政府违约失信责任追究机制,因未按约定履行承诺的招商条件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予以赔偿。
 
至于被狗咬……是的,现实中有些地方官员为了短期政绩,忽略投资风险,结果导致了巨大损失。他们或被骗得血本无归;或错判市场形势,亏损严重。
 
既要招商引资,还要避免财政风险,如何才能周全地兼顾?有些经济学家谈地方竞争时,早已指出关键:招商引资的重点是改善营商环境。具体而言是减税、降费、简化行政步骤,降低行政成本。至于政府掏出真金白银,和商人一起做生意,则不应被鼓励。    
 
揆诸当下,一些地方政府的现金诱惑,确实有可能扭曲投资者的行为,使其行动路径从满足市场需求,转向迎合官员。
 
善于满足消费者需求的真企业家,与擅长钻营「政商关系」的人,往往是两类人。唾手可得的地方政府资金,吸引的未必是干实业者。   
 
从这个角度讲,减税降费之优势在于企业的长期经营,从而在市场竞争得以显现。这对骗子而言,显然非常困难。为此,如今很多地方政府设置「减五免五」「先免后减」,将优惠政策长期化。倘若经营亏损,企业倒闭,这些「税费流失」也不会形成财务漏洞。    
 
地方政府招商引资,「花钱」和「不花钱」有重大的区别。
 
地方政府不花钱,就需要放权让利,让市场自发形成秩序,其只做监管者就好;一旦地方政府花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企业家精神就被抑制,有些投机分子就可能趁虚而入。南阳「水氢」汽车事件,希望能引起警醒。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