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谁在给水氢发动机加油?

谁在给水氢发动机加油?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河南很大,辽阔的中原大地。南阳市印象中都与诸葛亮有关,书本影视剧里都有:「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说明此地相对偏僻,且出过睿智的伟人。至今,南阳还有诸葛武侯祠。
 
南阳再往南,就到湖北襄阳了,这一路在古代,是贯通南北的要道,交通事业向来发达。
 
但我们没曾设想,南阳与人类的能源革命挂上勾。
 
这几天,一则来自南阳日报的新闻,瞬间撼动了国人的心。
 
我本人是不太擅长化学学科的学习的,那里边的各种反应公式都是无数前辈科学家日积月累得来的经验,用以对自然物进行综合与分解,得出各种可资利用的物质,但就一个化学周期表,我至今就记不得几个,况且其它。
 
我只记得一个宇宙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能从一个物体传递给另一个物体,而且能量的形式也可以互相转换。也就是说,能量不能凭空产生,它需要一种对等关系,要让什么动起来,首先得给他作用力,这个作用力是需要「施加」的。
 
由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中一个古老的话题,宇宙的第一推动力是什么,继而产生了宏大的哲学与物理学图景,激励着一代代人去求索。
 
02
 
南阳这一则新闻的言外之意(也是正憾人心的地方)是:「车辆只需加水就可行驶。」这不禁让人立即想起多年以前盛行一时的「水变油」科学项目。
 
记得那时候隔一段时间就有人发明了让水变成油的科学方法,不时地让全国人民跟着激动不已。解放前,中国一直在石油开采上处于零状态,直到大庆油田的出油成为现实,才让我们大大松了口气。我们再也不用在石油能源上完全依赖外国了。各种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让中国人民扬眉吐气,奋发图强。
 
几十年过去了,中国的两桶油仍然要大量依靠进口。即便一个普通人也会发出这样的疑问,按照目前几十亿人口的造法,煤炭和石油资源总有枯竭的一天,到那时大家用什么呢?总不能就靠西北风来运转这么庞大的社会机器吧?如果直接退回到古老的农耕时代,那样的生活该多么令人感到无可奈何啊!
 
这正是能源革命的原因。
 
03
 
这也正是南阳市委市政府如此重视庞青年的水氢发动机项目的原因。据悉,南阳市已经为这一革命性的科技革新项目打算投资40亿人民币,随着第一辆水氢发动机汽车的「下线」,这一不为人知的巨大科技成果才浮出水面。
 
不幸的是,这么爆炸性的新闻没有带来当年「水变油」项目的轰动效应,也没有博得阵阵喝彩,而是引发了空前的质疑和泼冷水。很多人发表意见,认为这是一个「骗人」的项目,意在以一种不能实现的噱头来「圈钱」。
 
紧随其后,大量媒体就这一争议项目开始全方位的采访和报道。让多数围观群众略微明白了所谓的加水就能行驶,其实是以分解水得到氢气进而燃烧氢气获得动力这一原理来实现汽车的前进的。
 
于是乎,有人画了一张图,一个吊车把一节巨大的磁铁吊在自己前方,车头处是一块实打实的铁,靠磁铁对铁的吸引力,这个汽车必然向前行走!噫,国人之科学想象力一至于此乎?
 
04
 
严肃地思考,这里边有几个问题需要澄清。
 
电解水是需要电能的,如果这样的话,直接用电来驱动汽车,是否会更省力?否则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对此,相关企业及负责人给出的答案是,其基本技术原理是「铝合金粉墨+催化剂+水」反应制氢,水和铝反应可以得到氢气,至于用多少水(其实水可以忽略,主要是用多少铝)制成多少氢气,这是很值得探讨的,也许生产铝所需要的成本非常高,但得到的氢气可能并不多。
 
电解水的过程还需要一种神秘的「催化剂」,至于是什么,不得而知。但是有了这个催化剂,就可以大大提高效益。在我印象中,催化剂可以加速,但很难影响「收成」。不知这个项目中所说的催化剂到底起的是什么作用。
 
05
 
与此同时我在想,如果水制氢能够实现的话,那么这就带来一个结果,得到的氢马上要燃烧,再得到水。
 
想到这里,我不禁难遏激动的心情,这就像一只鸡下了蛋,蛋又生出鸡,鸡又变成蛋,无穷无尽……人类再也不用为能源发愁了,那怕天荒地老,那怕世界尽头。
 
可是我怎么总觉得,这样的好事很难发生呢?否则的话,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用奋斗就能得到一切——这不就是投机取巧的心理在作祟吗?这么干能实现国家的发展富强,科学的进步革命吗?
 
06 
 
It’s a very good?
 
视频里,南阳市委书记说的这句英语,连我这个英语差到家的都觉得不对:a是啥玩意儿?
 
政府不调查背景,不论证项目就大手笔投钱上马,市委书记不请第三方专业机构验收,上车去坐了一段,跳下来说了语法错误的几句英文,电视台和党报头条,一切都像周星驰电影的桥段。
 
南阳不是庞青年的第一个猎物,据媒体报道的不完全名单,是第九个,第九个啊。
 
庞青年们的伎俩其实并不高明。他们抓住了地方政府的七寸——政绩,急于见成绩,加上机制问题,还有政府官员好面子,怕出事,给了操作空间。
 
然后就有了庞青年们这样的人,就抓住这个弱点。被抓住弱点的地方政府,吃了哑巴亏,又不敢声张。不仅不声张,还尽量遮羞。
 
地方政府的科技素养,甚至是商业素养,令人瞠目结舌。
 
这种智商税,最后又是谁缴纳呢?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