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腾讯:企投新物种

腾讯:企投新物种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腾讯总裁刘炽平晒出了腾讯投资11年首份成绩单:总计投资700家企业,其中63家已经上市,122家成为市值/价值超10亿美金的独角兽。2018年更有16家被投公司实现IPO,创下纪录。

这个成绩单必须亮三点:

  • 左一点,骇人听闻;
  • 右一点,令人肃然起敬;
  • 下一点,腾讯已经成为一家投资机构了吗?

 

02

2011年,我给腾讯提过「加强投资」的建议。这一信息在当年出版的图书《X光下看腾讯》有记录。这本书的扉页,还有马化腾给我的签名。

刘兴亮|腾讯:企投新物种

拥有马化腾的签名是一件能让我得瑟的事儿。但更能令我得瑟的是,腾讯后来的路,以及本文开头提到这个的成绩单,正在我当初建议的。

那时候,正逢3Q大战之后,腾讯的重建。

痛定思痛的腾讯,办了一个叫「诊断腾讯」的系列活动。第一期我就参加了,地点是在三亚。

那次活动,代表腾讯出席的是许晨晔,腾讯的5个创始股东之一。当时参加的人数很少,也就10来个人吧,所以气氛比较放松。开场的第一个环节,是每个人都做个自我介绍,许晨晔的介绍很好玩,说他有4个孩子,还备注了下,是同一个媳妇生的。

我发言时,主要说了三点(突然发现我很早就喜欢亮三点了):1、加强投资。2、链接更多中小企业。3、在上下游产业链承担更多责任。

实际上,腾讯正是从那年开始,加大了「投资」的力度。虽然刘炽平晒的是11年的投资成绩单,但主要是2011年以后的成绩。

 

03

现在回头看,2011年对于对腾讯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

除了3Q大战,加强投资以外,还有——微信。

微信的横空出世,不仅彻底让中国的社交模式改头换面,也让腾讯率先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随后在几个月时间内,腾讯重拳出击投资了华谊兄弟、艺龙网、珂兰钻石、金山软件。接下来的数年,腾讯的大事记中有半数以上是投资,「入股」、「战略合作」、「共同开发」等词语持续至今,一路沸腾。

腾讯的投资战略带来的一系列反应,导致其业务的涵盖范围和发展模式发生了聚变,以至于其整体市值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巨无霸,长期遥遥领先。

对比当年共同繁荣甚至是提前繁荣的搜狐、网易、新浪等,已完全不在一个层面。这得益于其投资战略的不断优化,以及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

 

04

然而这一切并不容易。

中国的创投机构数不胜数,新概念层出不穷,怀揣梦想的人一拨拨阐述自己的宏伟蓝图,但真正能坐在资本巨人的肩头腾飞的毕竟是少数。

对投资机构而言,钱并不能自动生出更多的钱,多财善贾首先需要大量的资金,其次更离不开长袖善舞者的才能和远见。

对创业者而言,除去创新与实干精神,还得有足够的运气,遇到资本的扶持自然更容易起飞。

投资的本质是货币的运转。

刘兴亮|腾讯:企投新物种

如果货币是经济的润滑剂,那么投资就是增长的发动机。

 

05

账户上趴着大量资金的企业都有投资的欲望,但不是投资就能带来良性的回报。所有的经营活动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和策略行为。

对投资而言,除开经济生活本身的不确定性,还充满了博弈论所面对的争论、讨价还价和策略选择。现实的纷乱复杂局面,对一个手握重金的人而言,要求的是整体性而非局部能够胜出的战略。

但是不是拿出大把的钱砸向100个项目,就一定能收获满满呢?简单粗暴的做法有时会奏效,可如果不深入细致地研究不确定性和策略行为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相互作用,就不可能更加完整地把握经济生活,就会导致整体战略的失衡,乃至血泪结局。

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由策略引发的计划是一种假设行为,实际发生的过程则是另一番情景。成功的人都会被推到舞台最中央,但那并不意味着舞台上的人就是全部的创业者。对成功者而言,曾经的失败是成功之母。多数时候,失败就是失败本身,不构成经验,也不启发下一步路径。

 

06

就此而言,腾讯真算得上出类拔萃的企投新物种了,是过去七八年间的最佳投资机构,没有之一。

从投资成功的百分比与回报率看,腾讯如同掌握了天象与投资密码,令同类望尘莫及。

作为一个具有多种经营方式的公司,进行投资无可厚非。因为大量闲置的货币储存在银行里,就会陷入利率和投资回报的博弈。

人们之所以需要投资,在于最有价值的生产要素,是劳动,它不能像私人财产那样成为买卖的商品。也就是说,你需要利用货币的流通功能,激活人们的劳动,进而创造价值,带来增长。

否则闲置的货币滞留在银行或保险柜里,导致经济周转的周期变慢,这不仅带来宏观的停顿或减速,也导致货币本身价值可能降低。这就是货币周转率与投资的微妙关系。

简单的购买不动产不能算真正的投资,投资是推动劳动转换为商品的经济行为。在这种行为中,货币导致效率和经济节奏加快。

 

07

货币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有劳动和产出作为基础,用它来推动劳动是最好的增长方式。投资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三个主要因素:收益、成本、预期。

在当今中国的金融世界里,代表收益的整体产出水平似乎被无限延后了,各种基金和投资人尽可能地以「套期保值」的方式一轮轮地融资,分散风险。

由此也就看到众多互联网企业,各种在线,疯狂抓取流量,抓住以后干什么不知道,但只要抓得住就有后续资本倾入,这就算成功了一半。

这很类似于艺术品投资,一幅价值不菲的画作被不停倒手,每次都会涨价,但最终它肯定有卖不出去的那天,但没人会认为自己是最后那个倒霉蛋。

刘兴亮|腾讯:企投新物种

不可否认,腾讯也投这样的项目,但他们更看重流量背后的实际产品价值,腾讯本身就是流量,几乎是全部的流量。

这让它避免了断流筑坝的无谓投入,也有助于被投项目的迅速成长。正所谓大河水涨小船高。进入腾讯这条流量最大的河流,多少会更加顺风顺水。

资本在使用之前要首先被生产出来。腾讯不缺银子,可以投。投资行为在本质上意味着时间的耗费与间接的生产手段,是对未来的一种赌博,认定未来的收益会超过成本。

投资要求回报,这种回报的时间周期是一种更为复杂的成本的背景。用统计和预期的方式去计算,以加快这个周期的完成,是投资机构的工作之一。

用传统的计算方式来处理腾讯这十年来的投资行为,似乎是失效的。它的投资形成了一个相互连带,互动性很强的矩阵结构,乃至于可以相互依靠和促进。这不难理解,它是建立在互联网传播基础上的,而传播和金融完美结合起来后,对任何实体经济都能起到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08

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让腾讯迅速成为企投新物种的代表。

就此而言,阿里巴巴体系的不断裂变也是同样的优势在发挥重要作用。但是这一切仍然脱离不开预期,这首先要求一个稳定的经济环境。

腾讯的投资时间,在过去的数年几乎是与中国经济最为蓬勃发展的时间段重合的。

对个人而言,投资是靠牺牲当前消费而获得增长的手段。对巨无霸的机构而言,同样的性质就轻得多,发挥作用的是科学严谨条分缕析地经济手法。

 

09

腾讯的投资无疑是成功的。

但这是整体的战略性成功。就每个单项投资而言,对未来的预言总是危险重重的。

一个事业的成功需要一百个条件的话,达到99个,只差一个仍然是失败。

故此,马化腾拥有热切的心情,冷静的头脑。这一点值得学习和深思。

 

10

这种横跨企业和投资的物种,是一种全新的物种。这种物种的年龄,还处于少年时期。

这种物种,正在快速繁衍。腾讯,只是一个杰出代表而已。

这种繁衍,还可以更快一些,更快一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