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婚恋网站的烦恼与神州专车的天真

婚恋网站的烦恼与神州专车的天真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某婚恋网站的高管跟我说,坐视各家互联网公司前赴后继给用户做年终盘点,比如一年坐了多少次飞机啦,一年花了多少钱啦……他们很苦恼,不能做这样的营销,总不能告诉用户一年相了多少次亲,打败了百分之多少的用户吧?

发了个微博朋友圈之后,这件事引起了不少网友的感慨和打趣。

被问及还有什么不能这么做营销时,他们先是发出一些讳莫如深的表情,继而心态放飞,说滴滴、如家、神州、携程、医疗健康等都同病相怜惨不忍睹,还群策群力给婚恋网站献计献策。

「比如开房啦,喝酒啦,都不敢讲吧……」

「但是他们可以做多少人在这里找到了幸福啊。」

「哈哈哈哈。」

「笨,可以说在相亲这件事上被多少人打败呀,然后实践上打败了别人呀。」

「成人用品店,网上药店。」

甚至有位高屋建瓴的微友说:「股票也不行,因为都亏了。」

02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的另一件事,两件事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实则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

神州专车推出的一款贴心小棉袄级服务:「这四年,您的出行轨迹(点击查看)。」感觉些许凌乱,有没有?对此,马上有人发出一篇学术文章,标题是《再也没有比神州专车更愚蠢的公司了!》简易直接。

当时转发时,微友们也很欢乐,有人发现「携程就不干这傻事。」也有微友吐槽:「etcp更操蛋,一台车可以绑定多个手机号,于是我媳妇就绑定我的车了,于是有一天她问我去XX酒店干啥去了。」

刘兴亮|婚恋网站的烦恼与神州专车的天真

03

这些事情其实涉及到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市场行为的边界到底在哪儿?

当然,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问题,就像严复把约翰·穆勒的《论自由》翻译为《群己权界论》。当中涉及到个人的权限与社会规约的边界。

由于社会生活繁复多变,是一个难以归纳的动态过程,其中的交杂与相悖常常混乱不堪,至于个体的位置与相互的挤压,更是生活常态。怎么样的相互关系才是合理的,可谓莫衷一是。

04

互联网诞生以后,人类生活境况发生了巨变,其中一个令人堪忧的后果即是,人被「数据化」了。

随着电脑的普及,以及后来更大规模的智能手机的无处不在。人的日常生活被全景式记录下来,从早晨醒来的一瞬,到出行轨迹,早餐价格,工作文件,电话沟通,再到晚间的应酬,娱乐,乃至深夜归家后睡眠状况的安稳与否,一切的一切,都被云端的大眼睛盯着,默默刻在了老天爷的脑海中。

实话实说,中国人已经离不开电子设备了,无论躺在床上,还是出门,购物,工作,乃至穷极无聊之际的精神搭靠,都跟电子设备紧密关联,须臾不可分离。

这种社会生活的大规模嬗变也不过十来年。倘若做一个实验,规定参与者一个月不用手机,他们还能适应吗?

我觉得能适应。问题是,谁也没必要给自己找罪受。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用惯了智能手机后,谁还待见小灵通啊!

05

互联网化也是产业升级的标志,任何传统行业如果不能加入这更高一级的平台,就会在工作效率上滞后。

网络强硬地裹挟了从个体,到企业,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任何人都在这张巨大的蜘蛛网上有蹲点,有位移,你的网络痕迹与现实生活一一对应。这种「记录」几乎造成了一种全民所有的历史镜像,任何人的影像记录都比几十年前多成千上万倍,每个人都能看到几年前的自己,听到「历史的回音」。

06

这使得所有人都意识到我们正日益走向「信息透明化」的时代,一切都可以透过互联网「大白于天下」。

刘兴亮|婚恋网站的烦恼与神州专车的天真

 与此同时,人们的各种网络痕迹又归属于不同的互联网企业。当你买了一部新手机,并下载各种「应用」时,会面临数不清的「权限」请求。哪怕一个手电筒APP也要获得手机的通讯信息。这是为什么呢?

没有为什么。任何应用都希望尽可能地掌握用户的信息,扩大用户范围,增强用户粘性。这一切都依赖于对「用户习惯」的了解。了解的越深,越透彻,需要的原始信息越多。

说实话,「用户习惯」这四个字把许多企业愁煞了,出品方围绕着它左右逡巡,踌躇不前,殚精竭虑别出心裁地讨好用户。在这种事情上,有过成功的案例。

年关将近之际,告诉你今年总共听了多少首歌,看了多少部电影,吃了多少韩国烤肉,行走多少步,燃烧了多少卡路里,听起来,蛮暖心的。原来我这一年没白过啊,总结起来也算「辉煌」!不次于新春到来之际灌了一大碗浓浓的走地鸡鸡汤。

07

不能说这种分析用户信息,利用用户习惯,讨好用户的商业手段就不对。

但是如果走了样,就会走到事情的另一面。

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神州专车让用户一年的出行轨迹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万一这用户是个科学家,主要出行路线涉及到科学研究的诸多关联部门,那岂不是科研道路被暴露了。对普通人来说,这倒也没什么,万一是个著名的人,你这么把握他的行程,肯定让对方青筋暴起冷汗直流。这岂非把我的隐私当商品上架了?

中国人最不在乎自己的隐私权,最喜欢窥视别人的隐私。很多人下载APP都懒得看看用户细则,直接连摁几个「同意」,开始再说!其实你这个人已经被几十上百家APP同时分享了。

这些公司敢于随意拿用户的各种信息说事,就在于他们认为这些东西都是透明的,大家心知肚明,谁在乎呢?放着也没用,编辑一下还能给双方找点商业噱头,何乐而不为。

神州租车之所以蠢,就在于他们习惯性地把用户的信息来回折腾,翻来覆去使用,发现没什么新点子能刺激增长,想总结,提供贴心服务,一不小心拍了马腿。其实干着同样事情的何止神州租车一家。

要知道,类似的种种「总结」,都是无用的信息综合,丝毫不可能影响到用户下一步的行为,也不会带来一分钱的经济增长。除了无足轻重的娱乐成分,只剩下可能引起个人愤怒,家庭矛盾,隐私侵权的额外效应。

08

如果每个人都活得光明磊落,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是不是这个人就可以让渡自己的隐私权给另外的人或机构呢?

不是。

今天让出一个,明天就可以让出两个,后天就可以让出三个。

你今天能暴露我的行迹,明天就能暴露我的家庭住址,后天就能暴露我的亲属信息,大后天就是我的夫妻生活……这,当然不行啦!

09

婚恋网站很苦恼,没办法综合用户信息,给出有价值的结论。说明他们很有底线。

试想想,要是给你一个人的打车路线,另一个人的征婚路线,对观众而言,当然是第二个刺激。肯定能刷暴屏幕。

没这么干,说明有自己的原则——当然,对其中相亲几百次的人就意味深长了。

过去中国人的价值体系里,有一套逻辑语言,讲究「行」与「止」,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这个止就是该停就停的原则。无论个人行事,还是企业行为,都该有自己的原则。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