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三件小事说道歉

三件小事说道歉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早晨,上班路上。适逢堵车,纹丝不动。我望着窗外发呆。
 
突然,一个小胡子骑着摩拜单车从车旁冲过,撞上了车后视镜。小胡子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呼啸向前。
 
就在这时,车流开始向前移动。很快,我追上了小胡子,摇下玻璃,问他:刚才是你撞的我后视镜吧?
 
他说是。我又问:撞了一声不吭就走?
 
小胡子看了我一眼,顿了下,连声说了三个「对不起」。
 
我也跟着顿了下,一挥手:算了,走吧。他也是无心之失。
 
02
 
首都机场T3国航休息室,人满为患。我在餐厅门口找了个空位,把行李箱竖在椅子旁边,然后,取餐去了。
 
端着餐盒返回,赫然发现一个美女坐在了我的座位上——不请自来。「对不起,这是我的座位」,我指了下紧挨着椅子的行李箱。
 
美女看看我,再看看行李箱;再看看我,再看看行李箱。一双美目眨了好几下后,说「对不起,没注意到还有个行李箱」,然后欲起身。
 
 
 
我说算了,你坐着吧。然后一手端着餐,一手拖着行李箱,继续找位子。我走得很有风度!
 
03
 
御用理发师因为媳妇生孩子,请假回河南老家去了。头发不等人,另外又约了一位。
 
如约到了理发店,新约的理发师说认识我,也知道我常剪的是个什么发型。挺好,省的我描述了。
 
理发时,我经常会睡着。这次,又睡着了。
 
醒来后一看,怎么跟我平时理得不一样,中间显得要长很多。假如就这么走出理发店走上社会,遇到熟人恐怕免不了要阐述一番「风格的变化」。不好!
 
理发师解释说,他觉得这样更好看,让我的头不会显得那么圆——原来圆已经过时了。看我睡的很香,就没叫醒我商量,擅自做主给顾客换了个发型。与此同时,他要求我相信他的审美,新发型更好看。
 
或许是习惯问题吧,我还是固执的认为原发型好看,坚持让他把中间剪短。
 
理发师一边剪发,一边跟我道歉。等理完时,我的气也消了。一照镜子,嘿,我还是我。
 
04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道歉。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讲究的是发乎情止乎礼。意思是说,虽然我们要讲人情,但是更要讲礼仪。
 
一味地顺着人情做事,任意发挥,免不了会逾越礼节,对他人与社会造成不必要的困扰。所以孟子他老人家才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正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道歉是一种文化。这种行为模式意味着人们懂得礼义廉耻,知道彼此的行为边界,对于越界的行为与不当的意图能够自我反省,并以实际行动体现出来。
 
 
 
可能有的人会说,我这也是无心之失,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我心里已然感到不好意思了,非要让人道歉,就有些得理不饶人了吧?
 
问题就在于这种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意识习惯。什么样的事情算小事,如何大的篓子算大事——这些都很难界定。对于你来说是小事一桩,对我而言可能就是天塌地陷的境遇。
 
比如说吧,一个人生病了,借了两万块钱去治病,被骗子骗去,这件事要到了公安局也许能立案,但是否动用公共权力和警力全力以赴去破案和追赃,对公共部门来说也许就是小事,常常不了了之。但那个生病的人却陷入了人间地狱,他可能会呼号,但也不见得管用。
 
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大小都是相对的。所以不要以己之意度人之心。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今天似乎是热衷于互相伤害的社会,行善就先不说了,至少不要作恶吧,再小的恶哪怕是无心的,也应该杜绝。如果你不慎在行为上做了什么冒犯或困扰他人的事,记得要道歉。这是首要的。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很多人犯了错并不愿意道歉。也有很多机构犯了错不愿意道歉。
 
最近几年,发生过一些冤假错案的纠正事件,有的人被冤枉坐了很多年牢,出来后或许能得到一些经济赔偿,但是没有人向他道歉。更有甚至被冤枉判了死刑,他的父母生活在一片灰暗之中,也没能得到一声道歉。
 
至于在日常生活中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哪怕一个手握点滴权力的小办事员)对于群众的态度有多蛮横,办过一点事的人都有体会,他们与群众发生冲突后往往是一副难看的嘴脸,无论有什么失职行为,都不可能低头道歉。
 
这种风气一味流行,就连普通人之间也是戾气丛生,有什么不当的行为,从不需要人担待,而是我行我素,死不悔改,绝不道歉!呜呼,世风之不古甚矣!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道歉这个古老的话题呢?我觉得最好的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孔子所说的八字箴言:勿意,勿必,勿固,勿我。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只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一想,情况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不要主观臆断。
不要绝对肯定。
不要固执己见。
不要自以为是。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