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自如们的夺命甲醛房

自如们的夺命甲醛房

或许我们生活其间的丛林实在太大了,什么鸟都有,层出不穷的故事天天发生。
在安居乐业繁荣昌盛的社会背后,不时扑进耳朵里的新闻往往是一些灾难,看起来从天而降,仔细分析,又似乎是人祸。
 
疫苗的瘀伤未尽,前一阵山东某县暴雨加泄洪引起的水灾,使数以万计的民众陷于困厄。再比如近期肆虐大江南北的非洲猪瘟,并未能在小范围内及时扑灭。
 
我们不能说有关部门玩忽职守,但负个「失察」的责任总是在所难免的。
 
很难想象,在世界上公职人员和公共部门最多的国家,每天有那么多意外发生。
 
滴滴顺风车主无法应对生命的责任铤而走险,电动车主无辜遇到亡命之徒的刀劈,一个杀鱼的孩子早已走出了童话世界,在炎炎夏日中游泳的妇女被舆论迫入自杀的绝境……
 
多年以前,梁漱溟的父亲在离世之前发问: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个世界会好的。我一向如此认为。
 
但是如何才能好起来,需要所有人的认识与行动。而这,实在很难。
 
人如果不能推己及人地思考问题看待现实,总会堕入麻木冷漠的性情中去。毕竟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盘根错节,绝不可能回到老子所说的「小国寡民,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无为社会中去。
 
因此当我听到阿里巴巴的员工因住在自如的公寓中,因甲醛超标而故去的消息,内心不能不为之悲恸——尽管这悲恸就那么一闪而过。
 
按照网上的信息,阿里员工王先生在入住链家旗下的自如公寓后,不久身患急性髓系白血病(M4型)去世。家属对公寓内的空气进行检测后发现,房屋内甲醛超标,认为与王先生患病存在重大关系,目前已向法院起诉。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甲醛是对人体健康具有致命伤害的物质,长期存在于建筑装修中,其含量的浓度与多寡决定了入住者的健康和命运。
 
人类所以从茹毛饮血走向巢穴之居,步入现代文明,种种进步与发展,不过是为了自身的生活更加美好。
 
人租房子,是渴望有个遮风避雨的温暖空间,即便这个房间缺乏家庭的温馨,但我们也绝不会设想,要在这地方吸毒气。
 
没有人会有意把无辜者的生命置于险境,但这不能说就没有人会无意之中做相同的事。
 
用哲学的观点说,存在是事实,但存在不可能全部合理。
 
长租公寓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就像一个切面,反映的是整个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与急功近利带来的副作用。
 
大城市的急遽扩张,社会资源的过度集中,经济发展的地区不平衡,导致更多年轻人涌入北上广深等超级城市。你以为他们是被这些城市的繁华和现代气息所吸引吗?不能否认有这种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就业机会。
 
在二三线的小城市,如果不是家里有关系能进入当地公营部门,多数年轻人很难找到像样的工作。
 
他们怀揣着闯荡世界的梦想,试图在茫茫人海中出人头地,用所谓「青春无悔」为自己的失败和路径成本买单。但不是你想买单,单就能轻易买的。
 
过去京城米贵,如今则是京城房贵。
 
这个「房贵」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举例而言。在古远的时代,人们是以粮食来衡量一切事物的价值的。
 
比如现今一个在村里务农的壮年劳力,一年耕种二十亩玉米(这是在机械和农村互助的情形下能实现的),平均每亩能收1000斤,那就是一年20000斤玉米,那么他大约在整整一年的辛勤工作后可以收入20000元人民币。
 
这两万元人民币如果拿到北京来生活,租一个五环内的一居室,仅能付三四个月房租,更遑论其他。
 
过去讲,民以食为天,最能体现人的劳动价值的食物生产,在钢筋水泥堆积起来的建筑面前几乎不值一提。你可以想见,我们的房子贵到了什么地步。
 
或许有人会说,房子贵当然有他的原因,否则怎么那么多人都买了房呢?诚然,房子贵是有市场原因的,但再贵的房子也是人们一砖一瓦盖起来的,这些人力和物力加起来价值一定有限,但他们产生的房子却贵到了天上。
 
到底是谁在规定房价,为什么它会一阵阵地忽然之间腾跃,难道是买房者自己哄抬房价造成的?人们磬其一生而为一隅蜗居奋斗,已经成了很多年轻人的现实。这还不是最惨的!
 
最惨的就是那些贷款买房都做不到的青年,他们到底是多庞大的一个群体,从所谓的「长租公寓」的发展可窥一斑。
 
自如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8月,自如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五城内的自如客(租住自如房屋的人)超过100万人。
 
我爱我家旗下的相寓表示,截止到2017年底,相寓已布局了中国13个大中型城市,累计为500万租客提供了长、短租服务。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长租项目,不难看出这批人的数量。更何况还有大量其他的租客。
 
长租服务既然能够给租客更低的租价,这说明一种可怜的社会现状,很多年轻人在辛苦工作后无力购买更好的住房服务,只能屈身于这种不断被改装的房子。
 
虽然有一些健康的隐忧,但多数人是愿意忍受的。至于有多少人因此而埋下健康的隐患乃至抱病,恐怕难于统计,也无法统计。
 
我们今天看到的患病去世的阿里员工,只是一个庞大人群社会生存现状的现实写照。不幸的是,他成了一个运气不好的实验品。如今又掀起了舆论的漩涡,这些,在他而言,都已经不可能知道了。
 
我们的社会有一个特征,从来都不讲究「预则立,不预则废」的古训,一向是循着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去盲目发展扩张,至于什么时候出事,那是以后的事,到时再解决也不迟。
 
在这种世风之下,人命越来越轻贱,规则越来越轻忽,事故越来越繁密,人心越来越冷漠,陈陈相因,无所依凭。
 
如果用古人的君子与小人来划分,我们这个社会几乎没有什么君子,而集体堕落为小人了。
 
所谓「君子亲其亲而贤其贤,小人利其利而乐其乐。」如果环顾四周,一个注重道义和心怀利他心理的人,常常被视为怪物,而那些利欲熏心不择手段追求成功的人却没人指责。
 
我们有世界上最多的妓女,也有世界上最多的警察,但是看起来哪一边也没有减少,而是在稳步攀升。这比康德的二律背反还让人惊奇。
 
孔子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我们生活在这个看起来富有而生机勃勃的新时期,却总有许多令人羞耻的事情发生。
 
这是不对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