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中国式#Metoo运动,按住那双油腻的手

中国式#Metoo运动,按住那双油腻的手

 

中国式Metoo运动,按住那双油腻的手

/来源于网络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人世间最可恶的事情有两种:一为欺骗,一是强迫。

比欺骗更可恶的事情是强迫!


02

欺骗往往来源于无力的欲望和自卑;强迫却常常与权势挂钩,明火执仗,由于同暴力密不可分,因此潜在的危险和不确定性极大,对人伤害也极深。

强迫行为古往今来不胜枚举。越是崇拜权力的地方,强迫的例子就越发比比皆是。

所以从美国演艺界发起的这场Me Too运动绕了半个地球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引燃后,你会发现,那些小心翼翼揭开自己疮疤的女性,除了重新审视内心的痛楚,还要冒被全社会视奸的巨大风险。

人们在网络上围观一起起新的热点事件,发出惊呼的同时指手画脚,眉飞色舞。部分人的痛恨淹没在更多人的窥阴癖里。

人们哀叹着,抓着自己的头发来回走动,喜形于色。


03

比悲哀令人愤怒的是事情的另一面。施暴者的无耻在反复拷打人们的良心,即便如此,多数人依然浑浑噩噩,把看客的角色扮演的淋漓尽致。

一篇文章引爆了知名媒体人章文的「知名度」。此人的回应称举报人所说的「性侵」是「你情我愿的一夜情」。正当大众的情绪摇摆不定时,紧随其后的作家蒋方舟、媒体人易小荷、王嫣芸老朋友实名举报章文性骚扰。

中国式Metoo运动,按住那双油腻的手

面对批量而来的指正,这位媒体人脸不红心不跳,从容应答,「在媒体圈、公知圈,一聚会基本上都会喝酒,男女都喝,喝酒之后就是合影,会做搂、亲、抱等亲密状。蒋方舟、易小荷所说的情况,肯定也是在我们双方酒后,才会有的情况。」甚至还指出她们两位的个人情况,「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这里有一个非常值得深究的中国式逻辑。先不说所谓的「你情我愿」是否真实。在媒体圈公知圈聚会基本都喝酒,然后合影时就能「搂、亲、抱」?听到这样的话我就搓火,你的意思我们工人圈子、农民圈子、官僚圈子、影视圈子、诗歌圈子、餐饮圈子,以及艺术家圈子等等,就不能在聚会酒后合影进而「搂、亲、抱」了?

你哪来的自信,谁给你的性骚扰垄断权?你还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真够臭不要脸的!

以上逻辑的含义是大家皆如此,世风浇漓,你既然出来混就得被摸被亲被抱。此人真正的阴险还不是以上的混淆视听,用毫无逻辑关系的障眼法推脱责任,他的卑鄙与狡诈之所以坐实,就在于后来那不经意的关于「蒋方舟单身,易小荷离婚」的两句话中。真可谓一语道尽寡廉鲜耻者心头的龌龊和狡狯。

这与中国人看到夏天的「大腿与酥胸」就说这些美好事物的主人「不检点」是一脉相承的思路。

单身的女性无以数计,就没有权利参加社交活动了,参加了就是准备好让你的咸猪手乱揩油?离婚了有机会出现在酒局上当然得去,散散心,找找新的生活可能性怎么不可以,这都什么年头了,非得在闺房中静静守候才对?

你自己心里有这种茅坑逻辑,居然要让所有人都承认,粪吃多了膨胀成什么样了!


04

与章文的膨胀和无法无天相比,知名公益人冯永锋就没那么泼皮无赖相了,面对各种指证,他的回应是题为《是的,我承认,性骚扰是我欲望太邪恶,是对女性的不尊重》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近期姜文先生的电影《邪不压正》,在其中,许晴扮演的角色对一个男人说,我在你的床上,你不碰我,就是不尊重我。这是冯永锋先生希望听到的心声吧。可惜他命运不济,居然遇不到这样的人。

在文中,他以「诚恳」的态度自我批判和深刻反省。「现在觉察起来,更多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贪恋喝酒,而是想给自己找些出口做些不道德、平时不敢做的事。我在此深深地忏悔,我愿意更加直视内心的那些阴暗面。」这些话不是狠扇了章文一个耳光吗?

「作为一个环保公益圈的公众人物,我承载着许多期待,包括人性上的和行动上的,之前受到伤害的女性伙伴,认为我因此需要面对何种惩罚,以及何种行为才能弥补,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完全接受。包括道德和法律上的,该承担的绝不逃避。」读到此处,是不是觉得这位「色狼」良知未泯,在如此恳切的道歉后,还甘于承担道德和法律上的责任。

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一个北大中文系毕业的才子,难道不知道法律和道德是两件事吗?道德责任何须你承担,你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拿什么承担道德!不过法律责任要是有人追责的话,你这些话倒是等于在「认罪书」上签了字。祝你好运!


05

说完媒体圈公知圈,现在轮到文学圈了。

这几天八零后作家春树在微博上爆料早年曾遭作家张弛和《新周刊》创始人孙冕性侵,并且提到当年张弛让她得了急性性病,自己偷偷去医院打了针。内心恐惧,害怕,觉得这是「江湖」事情,后来原谅了他等等。

与章文的百般抵赖与冯永锋的声泪俱下不同,网上流传着张弛在朋友圈的截图,一句话:「一个朋克公开自己如何挨操。」干净利落,一刀劈过来。意思你一个「朋克」不就四处找操吗,怎么现在忽然要当贞洁烈女,别开玩笑了!

对此春树在微博上反击如下:

「关于‘江湖’式的生活方式,关于狂放不羁爱自由,我也喜欢,我至今喜欢。我也曾担心过说出性侵是否与我曾经的人设不符,本身你自己就‘朋克’嘛,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被压迫被伤害?你就不能接受这些,把这些当成你追求自我解放或性解放的副产品吗?不能!我热爱自由,更厌恶强权,身体也是权力,性也是权力,在身体和性上我的自主权丧失了,被强权了,如果我还不当回事,那我不是真朋克,那我甚至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了,真朋克要诚实,诚实面对自己感受。所以我不会害怕米兔运动,我本身就追求女性解放,这是多重意义上的解放。思想上/身体上,如果哪个我的朋友口口声声追求文学解放在行为上却不支持女性解放,并且对我受过的伤害装聋作哑,那他就是假的,他的文学追求一钱不值,他也不再是我朋友。」

 

中国式Metoo运动,按住那双油腻的手

/来源于网络

作家就是作家,老作家更是老谋深算的老炮,一副「你们谁都知道我是流氓啊」的嘴脸,压根不打算给自己留什么道德的批判缝隙,法律上更不可能被追究,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能有证据吗?跟我来这套,你嫩了点!

这炉火纯青的流氓境界真可谓举世罕见!还真应了北岛那句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06

想必这个揭发流氓的运动还会持续一阵子。

透过形形色色的嘴脸和事件,不得不承认,中国的社会环境对女性而言仍然是一个危险重重的原始森林,在这里出没的各类权势人物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女性,他们挺着自己那根难看的生殖器,四处寻觅,声东击西,忘乎所以。

对这些人,我想送他们《圣经》中的一句话:淫人妻女者,妻女必被人淫。别忘了,你的母亲、妻子、女儿,也是女性。你的所作所为造成的恶劣世风也会刮到她们身上!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