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政府网站浏览器之痛,谁之过?

政府网站浏览器之痛,谁之过?

 

刘兴亮|政府网站浏览器之痛,谁之过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来源于网络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因某事需要出具一项「无犯罪记录」。不可否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些懵。从逻辑推断:公司是一个主体,既然要公司出具「无犯罪记录」,那就意味着提出这项要求的人怀疑我的公司有犯罪前科。

问题是,我何罪之有。既然没有人指证我有罪,为何有人要我证明自己无罪呢?我是很有信心的。

这又让我想到自己的生活,以及我们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奇葩事情。比如说,我有位朋友,在其父亲去世母亲健在的情形下,想出售父亲名下的房子,于是需要先继承房产,结果有关方面让他出具一份他父亲是他父亲的证明。

朋友当时也懵了,他没有想到这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居然是缺乏证明的,于是找了各种街坊邻居,寻来诸多历史文献,人证物证一大箩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生他养他的那个人搞到自己父亲名下了。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习以为常的许多事,随时可以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翻。

 

刘兴亮|政府网站浏览器之痛,谁之过

王小波的《青铜时代》开篇是这样的:

「莫迪阿诺在《暗店街》里写道:我的过去一片朦胧……」

莫迪阿诺这部小说是献给父亲的,写的是一个人丢失了记忆,寻找自己的过程。其结果当然如卡夫卡的《城堡》那样,进入了一个无限死循环中。

莫迪阿诺同卡夫卡毕竟是小说家,他们所表述的人间悖论总有或多或少的虚构成分。这就像那个有名的哲学悖论,说A与B相距五十米,A跑的比B快,假如两人同时起跑,A永远不可能追上B,因为A要追上B,首先A要从A点跑到B点,这时候B已经到了B点前方的C点,假如A要跑到C点,那B已经又到了C前方的D点,结果A永远追不上B。

讲了半天,我想说什么呢?

其实还是公司出具「无犯罪记录」的事情。接受了这个现实以后——胳膊当然拧不过大腿,我被告知,需要向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提交一份无犯罪记录证明的申请,对方确认后此事即可尘埃落定。有途径就好办事!

事情到此按说已经解决了一半,然而令我想不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历史又一次证明,生活中有了一个麻烦,必然会牵出一大堆麻烦。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随着互联网和计算机的普及,有关部门已基本实现了办公的无纸化和互联网化。于是,这份申请需要在网上提交。好办!上网咱在行。

正当我撸起袖子准备一举证明自己公司无犯罪记录的那一刻,赫然发现能证明此事的有关部门的网站要求只能在IE8浏览器上提交申请。只觉眼前一黑,金星闪烁,差点中了暑,要不是当时坐在椅子上,很可能会跌倒在地。

刘兴亮|政府网站浏览器之痛,谁之过
列位看官,您知道IE8浏览器是什么概念吗?这么解释吧,微软在2016年已经停止了IE10浏览器的更新。至于IE8这款十年前发布的浏览器何时退出了历史舞台(当然没彻底退出),我自己已经毫无印象了。

 

我不知道周围是否还有人用这款陈年浏览器,只好发动群众四处搜寻,折腾了三四天之后,经过千山万水一番披星戴月筚路蓝缕,总算在某位陈年老友的公司废旧物仓库里找到一台尚未丢弃的落满灰尘的计算机,这台计算机的系统是WindowsXP,匹配的浏览器正好是IE8。

几个人换了身工作服,从那个黑暗逼仄的角落里把这台「文物」请出来,擦抹干净后接上电源,大家的心都悬在牙齿附近,摁电脑开关的人是隆重推举出来的。谢天谢地,主机居然还能运转——老物件就是皮实!

在这台已经不受人待见的速度奇慢笨头笨脑的计算机上,我总算找到相关网站,进行了有关工作的申请填写。

完事后,那位公司的朋友不禁对这部漏网(按说早该扔了的)的电脑刮目相看,决定让它从仓储室里走出,供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这一点我投了赞成票。正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事情到此已经得到了完美(当然不算)的解决,我正静静等候着那份给公司正身的证明。

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心如磐石般沉重。一件本不该出现的事情也就罢了,为解决这件事情面临的遭遇不能不让人感到生活的荒谬。政府部门是为人民服务的,既然这样,那就该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

当几乎所有人的电子设备都已经更新换代若干年之后,有关部门的网站还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准。不知是否这样的系统更新需要很大的资金并涉及到复杂的程序(诸如加密等等),如果不是的话,我真心建议我们的行政部门能与时俱进,在这些功能性的网站设置上即时更新。

毕竟,我们付出的时间,也是成本啊。假如每个人的工作效率都因类似事情耽误几分钟,那所有人加起来的损失可就大了。这是何苦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