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听说“网红”都专业了

听说“网红”都专业了

刘兴亮:听说「网红」都专业了


文/ 刘兴亮 (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有两句话能够在各种思考情境中获得「理性」的名声:

第一句:除了知道我在思考这件事外,我什么也不知道。

第二句:只有一个不变的永恒真理,就是万事万物均置身变化之中。

依据以上「世界名人名言」,针对任何雷人的社会现象,我都会安之若素,微微一笑,绝对不抽。既然社会无时无刻不处于变化之中,那么对于网红专业进入高校课堂这个话题,开始的时候我就不会拒绝,虽然它Duang悠悠的,很黑,很亮,流淌着丝绸般的润滑。

事情是酱汁的,重庆工程学院开设了「网红学院」,一时成为网络新闻。据该学院回应称,「网红学院」既不是独立学院,也不是具体专业,而是学校与企业进行「校企共建」的一个培训项目。解释的话语有些欲说还休的成分,其实不必扭扭捏捏,打开门做生意,求的是个平安。而且能引起舆论关注,得省多少招生的广告费啊。

刘兴亮:听说「网红」都专业了
 

随后围观群众分成了两派。

一派认为网红的技巧(诸如如何录小视频上热门,如何索礼,这些网红们的必杀技)是一些不学无术的钻营分子坐在家里的电脑前琢磨出来的——经常不设下线,谈不上是一门专业学问,设置这个学院,无异于起哄架秧子,等于是胡来。

况且——他们认为,网红是培养不出来的,个别大红大紫的人之所以有今天,带着很大的偶然成分和先天优势。一张适合电脑屏幕的脸蛋,忽闪忽闪的韩国版大眼睛,再加上肤白貌美鲜嫩多汁若隐若现的身体板块,举手投足张弛有道,这些东西不太好培养——当然学院里加一个整容细分专业就会好很多。

就连院系老师都不好找,果真让书呆子理论家代课,学神马呀?怎么就算专业合格了,考什么都是难题,如何才算毕业,等等一大堆问题亟待解决。

另一派则认为学以致用,既然网红如今看来是一种社会职业,那么设置针对这种职业的职业训练专业,就是为就业服务的,怎么看都是于国于民有利的大好事。那些跟不上时代潮流的守旧分子咋咋呼呼的不知所云言不由衷,纯属抱残守缺。

细数数近些年来各大高校出现的「奇葩专业」:长沙民政学院的殡葬专业、北京师范大学国家彩票发展研究院、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楚雄师范大学的酿酒工程专业、湖北潜江龙虾学院小龙虾专业、云南师范大学马铃薯科学研究院、贵州茅台集团设立的「茅台学院」,以及备受青睐的电竞专业,等等等等。

就连自拍专业都应运而生了,你如果不服,拍到你服为止。这些专业都是冲着社会需求而设置的,毕业的学生应当容易找到对口工作。你还别小瞧了人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哪个后来不是横着过马路的。

这些职业技术,虽然不是报名交钱就能出徒工作挣大钱,但是给更多年轻人找到人生的方向和支点,让他们循着自己的爱好进入社会,立足本专业,行行出状元,哪怕是修脚大汉,在足浴店里成就一身本领,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敢上九天揽月,又能下海捉鳖,您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吃了我的大力丸,给你勇给你强,给你夜夜做新郎,这难道不好吗?

我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的。让更多人能自食其力有所作为,在不同的分工领域中摸爬滚打,未尝不是好事。

大家之所以觉得别扭,还是老观念作祟。堂堂大学怎么也是高等学府,造就的是经世治国的人才,关注的是尖端科技领域,展现的是央央大国风范。什么三脚猫的功夫也往这里塞,是不是利令智昏了。

职业不是学术,无需精微深入的探讨,找个师傅当三年学徒,边实习边挣钱,既不耽误青春,还能取得真经,花一大笔钱去大学学些纸上谈兵筑室道谋的理论,拿一个说来话长的毕业证,线路是不是走曲折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否则它不会从空气中突然冒出来。网红专业到底教些什么,未来能不能培养出网红我不确定——按照互联网的更新迭代速度,很可能这批学生毕业时网红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了,但是一定还会有更刺激的专业走进高校,因为凡事都处在变化之中,至于什么蹦出来,什么消失了,这些不太重要。

毕竟随着大学的就业焦虑转移成招生焦虑,不整点新的噱头,事情不太好办啊。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