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刘兴亮: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文/ 刘兴亮 (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1


一不留神,「刷脸」成了新闻热点。倒退二十年,这个词在新闻栏目出现,可能意味着装修工人对同伴的恶作剧——照片上是一个从鸽子巢底下走出来的面粉工人,又像个大花脸的京剧演员,旁边是一柄广角镜头下的刷子。如今它却意味着消费领域里与生物识别系统相关的一次举足轻重的革新。


据悉——据悉啊,杭州一家肯德基店率先推出刷脸支付系统,顾客只要在摄像头前扫描一下脸部,就能完成付款。刷法如下:

第一,在自助点餐机上选好餐;

第二,进入支付页面,选择「支付宝刷脸付」;

第三,人脸识别,大约需要1-2秒——此时你得温情脉脉地盯着摄像头,被刷;

第四,输入与账号绑定的手机号,确认后即可支付。搞掂!


刘兴亮: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机器是通过三维特征对人脸进行识别的,因此照片或者视频不能代替人脸支付。这可以避免人们用别人的照片或视频来冒名顶替。但更重要的一层在于,这意味着我们的电子识别系统从二维世界正式向三维世界挺进了。


紧接着又一个重磅炸弹扔来。

武汉火车站传来消息,32个刷脸通道全面启用,只留10个传统检票通道,所有人进站只需2-5秒。进站时,只需把身份证放到读码器,抬头看屏幕,瞬间打开闸门!没有一个检票员,所有进站通道均无人值守!


这是中国第一个刷脸进站的火车站,今天90%的旅客进站已开始走刷脸通道,化妆女士也不用担忧,照样准确地刷你脸。更令人震撼的是:这套系统与公安打通,那些打算乘火车潜逃的犯罪分子一旦刷脸,马上锁定自动报警!颤抖吧罪犯们!


刘兴亮: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据说刷脸登机也将迅速实现,过去拿着身份证登记牌在繁琐的案件环节中排着长队等待的局面将彻底发生改变。



2


年轻人也就罢了。我自己是想不到,这张饱经沧桑容颜憔悴历经岁月磨砺的脸,居然在人流湍急车马喧阗的街头被轻易「识别」了。


此时凝视镜子里的脸,不禁感觉它有些容光焕发。它虽然还是一张脸,但已经不是脸了,具备了面孔之外的深刻寓意,以及照应时代发展的消费功能。


年轻的时候,我渴望成为万众瞩目的人,意思是我不是一个被无视的物体,而是一个有着「自我感受」的主体,我能够被识别。人们知道我是我,不是路人甲或匪兵乙。


许多如我一样的年轻人费尽心思标新立异,然而,要让四海之内的兄弟们记住却荆棘丛丛,人类毕竟长得太像了,都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黄色的脸黑色的眼不变是笑容。


就连行政部门也需要通过指纹来锁定嫌疑人。SO,要用这张只有亲朋好友认得出的脸(久别重逢也不一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过去是举足不定。


如今这一切近在咫尺,不禁又让我感慨万千,技术发展所导致的新路径,一定是那些始作俑者未曾预料的。



3


当然,初次刷脸的用户需要先在支付宝App上开通此功能,正如这时代给你的选择一样,你需要与这个花花世界「绑定」。


随后,无需携带现金、信用卡和手机,赤手空拳横行无忌,靠脸就能到金碧辉煌的饭店里大快朵颐。


完事之后,从饭店信步走出,在鳞次栉比的街头迎风而望,说时迟那时快,一辆网约车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瞬时间停在便道一侧,打开车门往里一坐,前挡风玻璃上的机器已经认出我,并且对我可能要去的场所略知一二。不错吧!


不知为何,看到上述新闻,我想起了韩乔生老师在电视里流畅地解说:「忽如一夜春风来,意甲流行三后卫。」


我坚信刷脸将迅速在中国风靡,市场流通模式插入脸面这一环十分符合我国好面子的民情,这甚至将强势地拉动内需。要知道中国是个人情社会,重脸面。这关乎人的存在本身。


有成就等于脸面大,自尊心强叫要脸,虚荣是好面子,不知羞耻属脸皮厚二皮脸,送人情也称卖面子,给人台阶或好处为赏脸,不识抬举叫给脸不要脸,气急败坏会脸红脖子粗,受人冷落可算热脸贴了冷屁股。总之,树活皮,人活脸。不懂这些人情世故,脸上多少是挂不住的。



4


人们无时无刻不在刷脸。在刷脸与电子支付系统完美融合后,历史被一分为二了。


传统的刷脸行为是广义的。


身份煊赫有头有脸的人走进饭店,高视阔步,颐指气使,大肆饕餮之后正待结账,却被服务员甜甜地告知:隔壁包厢李先森已经结了。


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一看乃是自己的下属,无奈之中摊手对朋友诉苦,没办法,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道义。对方义不容辞,自己却之不恭。谁叫咱这张脸大呢!


当然,还有一种刷脸行为,属且仅属于容颜靓丽的窈窕淑女,同样可以靠脸吃饭。这是广义上的刷脸行为。谁都知道,长得好到哪儿都受待见,尤其在这个男权社会中,漂亮女人处处受宠,从小被光环包围,学习生活和工作,事事通达。


她们的脸就是一张放之四海皆准无往而不胜的通行证,比研究生毕业证都管用,怎么刷都有效。唯一遗憾的是,年老色衰后就不太好刷了,这很可能是更年期的一个重要成因。走在街上没人回头,下班时分无人约饭,工作上的特殊照顾渐隐渐退,有点小活儿居然得亲自动手干——过去不是这样的呀,天呐!


刘兴亮:靠脸吃饭的时代,来了


5


如今,这些传统的刷法都面临着挑战。对于置身社会中的我们,挑战也意味着机遇。新型刷脸行为风行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除了电子支付系统本身外,在我看来首先会影响两个大行业。化妆品和整容业。


过去咱这张脸风吹日晒的,不受重视情有可原,如今它承载了新的历史任务,代表着我的身份和能力,我不仅要从正面端详自己,还要从两侧分别观照它,我的脸是「三维」的,摸上去的确不是一张纸。


不好好保养好,万一哪天被刷时出现障碍,生活局面将是多么的被动和尴尬。如何锁住水分,就变得日益紧迫。


无疑,刷脸行为将导致更深刻的人类行为模式上的变化。出行不带身份证,手机,钱包,吃穿住行全靠脸来解决。好处一目了然。


然而,这样就一定方便吗,不尽然。比如大伙都去某个地方,通道只有一条,刷脸系统只有一两套,人们过去式排队购票,如今极可能排队刷脸。


前面的人刷的过程有些长,排在身后的人极可能会说:「唉你长得什么脸啊,刷半天!」


过去朋友们聚餐结束后,抢着埋单的现场极可能变成几张脸相互挤作一团使劲往扫描器那儿靠,由于用力过大导致面容扭曲而半天刷不成。这时候有人生气了,大喊:「今天要不让哥们刷这张脸,别怪我翻脸啊!」


这还不算什么,如果集体聚会需要AA制的话,那刷脸就变得很困难,总不能一单分成十单,一伙人轮流过去刷一趟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