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打开微博,突然发现「围脖老丁」发神经竟然转发一条了我在2009年10月31日发的微博,那是第一次微博网友聚会。

那条微博,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看着它,就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满满都是回忆:

1、那一年,我们还在用彩信功能发微博图片。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如上图所示,看着这条微博,我突然发现了「来自彩信」的字样。看着这四个字,不禁有些恍惚。

那一年,我们用手机发微博的话,发文字用的是短信,发图片用的是彩信,发送到一个特定的号码。这种发微博的方式,别说现在的年轻人没印象了,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这才七八年的时光,怎么感觉像过了几个世纪?

2、那一年,诺基亚E71还是街机……

我再次转发该条微博后,有朋友感慨,说那时候我们用的手机还是都是E71,他还清楚的记得我用E71给李开复老师拍过一张照片,并截图给我: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E71以及72,是诺基亚最后的街机。它的金属外壳、手感出众布局合理的全键盘设计以及简单实用的Symbian S60 V3智能操作系统都让它倍受消费者的喜爱。

在那个以键盘为主要交互方式的时代,E71的全键盘设计很讨巧。

E71们销量爆棚,从今天的视角回溯,这些热卖的产品更像是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的回光返照。

3、那一年,陈彤还在新浪,送我一部E71让发微博……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那一年,陈彤还是新浪执行副总裁、新浪网总编辑。今天,陈彤已经是一点资讯和凤凰网的总裁了。

微博上线前,陈彤组了一个饭局,大约10个人的样子,我是其中之一。席间,他告知我们新浪做了微博这个产品,并且很快要上线了,要延续博客的名人路线,让我们每个人都开通下微博。

陈彤给了我们每人一部E71,且规定了任务,每人每天要发X条微博(具体条数记不清了),还让帮着拉人开微博。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老沉」这个花名现身江湖。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4、我的第一条微博是2009年8月21日,比微博的生日还早了7天……

新浪微博公测的日子是2009年8月28日,后来,这天也就定为了微博的生日。

我的第一条微博是2009年8月21日,这样说来,比微博的生日还早了7天。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第一条微博内容是「终于进来了」,为什么要说「终于」呢?

早年间混迹新浪论坛时,由于论坛里发帖直接显示的是ID,那个年代,我有个叱咤风云的ID叫「后土豆时代」,为了让这个ID直接显示出来,就注册了中文名。

微博内侧阶段,不知道为何,中文ID就是登陆不上去,记得好像折腾了两三天才搞定。要不,第一条微博的时间应该还要更早。

技术,一直是新浪的短板。

5、那一年,我们搞了首次微博聚会……

微博公测两个月后,我和胡延平组织了首次微博聚会,日子是2009年10月31日。

新浪方面去的人有苗颖、孟波、撕想家,微博网友有朱光、潘海东、祝志军、炳叔、李明顺、项立刚、映竹、于立娟、信海光……

聚会地点是在三里屯北小街的意大利餐厅Assaggi,这家的慕司很好吃: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那一年,还都用彩信发微博图片,所以图片经常出现横着的、倒着的情况。这条微博下,胡延平这样回复:

「assaggi的慕司很不错,Sohu的Charles等圈里人经常光顾,很多人去那里的表面的理由就是慕司。不过今天大家都忙着聊天说话晒暖阳了,意大利老板很错愕:这些人来这里就是说话的么?不过,这就是围脖交流的魅力哦,美食都可以通通忽略了!」

那一次聚会,新浪给大家每人准备了一条真的围脖,有好几种颜色,我拿了一条红色的。

6、那一次聚会,本来还叫了姚晨,那时候她还不是微博女王……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那一次聚会,本来还叫了姚晨,结果她因为拍戏走不开,没来,转发了我的微博表示了遗憾。

那时候,姚晨还不是微博女王。微博刚开始的时候,粉丝量排名第一的是李开复,好像黄健翔也排过第一。

基于博客徐静蕾的故事,我当时就预测,姚晨一定会成为微博关注排行榜单的第一名,预测微博如下:

刘兴亮|那一年,我们还在用短信彩信发微博…

如果预测有误,我的赌注是喝洗脚水。那时候大家还比较文明,不像微博后期,打赌动不动就是裸奔。

还好,我赢了,不用喝洗脚水。

7、那一年聚会,草根微博最火的人叫「撕想家」……

新浪微博早期,草根微博最火爆的人是「撕想家」,以发段子成名于微博。

因为微博玩的好,很快就入职了新浪公司。首次微博聚会时,他入职新浪才几天。

可惜,后来由于纠纷,「撕想家」被封号,被迫改名为「围脖老丁」,在新浪呆了4年后离职了。

本文缘起就是因为他闲极无聊转发了当年的微博,害得我也闲极无聊写了这篇文章。

特别要说明的是,本文中的大部分图片都是他提供的。

他还建议,要不要再把当年聚会的那些人召集在一起,再聚一次,会不会很有意思?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