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北、上、广等地网约车新政管理办法出台的第二天早上,我要从北京飞乌鲁木齐。打了个滴滴专车去机场,路上,问师傅是北京户口吗?答不是。又问怎么看新政策?然后师傅就开挂了……

伴随着新政,滴滴又一次陷入到了危机与争议之中。喧闹之中,看到一种说法,说滴滴不是共享经济。这种说法的主要论点是:滴滴专、快车司机群体中大都以专职司机为主,除了滴滴顺风车以外,其它司机都是专职,都是以赚钱为目的,认为滴滴根本就不是共享经济,甚至认为滴滴平台只是一个超级大的租赁公司而已。

我刚刚写完一本关于共享经济的书,已经交付出版社开始了出版流程。在写作此书的近一年时间里,对共享经济做了深入的研究。现在,我要跟那些不懂装懂一知半解的伪专家们聊聊,来帮助他们真正理解什么叫共享经济。

一、什么是共享经济?



我们有必要先搞清楚,到底什么是共享经济,然后再来分析滴滴。

说滴滴不是共享经济的人认为,滴滴平台除了顺风车以外,其它的司机都是有营利的目的性,只有以非盈利为目的顺风车,才叫共享经济。甚至连北上广深等地发布的新政策里,也体现了这种思想。

不得不说,持这种观点的人简直就是乱弹琴,不以赚钱为目的事情怎么能算是一种经济模式?

滴滴顺风车才不是共享经济,那只能叫做公益!我也偶偶拉拉顺风车,我也不是矫情,我开着宝马拉顺风车肯定不是以赚钱为目的,往高了说,我这是公益;往低了说,我只是想找个人顺路聊聊天。

要把共享这件事情上升到成为“经济模式”,第一个要素就一定要有报酬和有营利目的。第二个要素才是让物品或闲散劳动时间的使用权(整合闲散物品、教育医疗资源)暂时转移。没有报酬和收入,没有经济往来的模式,怎么能叫共享经济呢?

我们再来看李克强总理所理解的共享经济是什么。2016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总理说:共享经济也是众创经济,它可以让人人参与、人人受益,有利于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为每个人都提供平等竞争的机会,壮大中等收入的群体,也让每个人都有发挥自己潜能的机会去追求人生的价值,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

可见,总理也没有说要大家都去做公益,而不挣钱呀。国家提倡的共享经济,目的还是形成合理的收分配格局、状大中等收入的群体

一些伪专家明显把顺风车、拼车这种公益行为和共享经济这种经济模式等同起来,认为人人都应该是“圣母婊”,只求付出不求回报,司机上下班顺路捎个人,分摊个油钱就是共享经济了。

二、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我们来看看滴滴模式和其背后的司机群体,看看到底什么是共享经济?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首先,滴滴司机(专快车)都是些什么人?符不符合出让物品的使用权,获取相应的报酬与收入”

做为一个资深滴滴用户,我见过的滴滴司机大约有5种样本,分别如下。

1、普通白领,朝95的正常工作时间点以外跑滴滴

记得之前有一则 “男白领下班后跑滴滴,每天赚够200元老婆才准回家”的新闻。重庆的一位男性”白领因每月需要还车贷2000元、房贷2800元,再加上奶粉、尿布钱,夫妻二人加起来7000元的月薪根本不够用,为此,该男士的老婆下了一道规定:每天跑够200元车钱再回家,每周六晚上休息一晚。

这位典型的重庆“耙耳朵”以及类似这样的一大群人,完全符合共享经济的特征,他们开车只是为了获取正常工作以外,更多的收入(但不是唯一),把自己车辆使用权和自己的闲散时间暂时做了转移。

2、工作三天休息两天的事业单位员工,工作日以外利用闲散时间跑滴滴

此前我在坐滴滴时,经常遇到这样的司机:工作单位是一些边缘的事业单位,如 “检疫局”、“海关”等,还有一些在“酒店”、“医院”上班的人,平常的工作大都是工作3天,休息2天,这群人有的可能和前面的小白领一样面临着诸多收压力,也有可能已经有车有房了,但休息的时间却过得很无聊,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或去打麻将消遣,但有了滴滴后,他们少了牌桌上的应酬交际,用自己的车跑一跑,既能打发时间,又能赚点收入,何乐而不为?

这个群体,显然也是符合“闲散时间和闲置资源,获取收入”等共享经济特征的。另外顺便提一句,新政后的网约车备案与登记,很有可能把这一部分群体给“吓跑”了,谁也不想像安徽那个倒霉的副镇长一样,给自己留下个“党员开黑车”的底子不是?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3、下岗工人、退伍军人,或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自由职业者

还有一群人,刚刚从部队转业,或是在 “去产能”大潮中失去原有工作岗位的钢厂、媒矿工人。比如最近吸引大量媒体关注的“宝武合并”案,可以想象在重组整合后,将有大量的工人而监着下岗再就业问题。今年年初武钢集团就宣布,将采取多种途径从钢铁主业分流4万名以上员工。而有数据显示,目前加上兼职创收和主动辞职的,约有1万名武钢职工在跑网约,“红钢城变成了滴滴城”。

这群人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确实难以界定,或许有人会说,这些人就是专职的滴滴司机了。或许,这些人的确暂时是全职跑滴滴,但只要随便聊聊天就会发现,他们大都是抱着一种“先做做看,找到合适的工作再换”的心态开滴滴,也就是说,滴滴平台对于这些人而言,更多的是帮助其撑过过渡时期的一种“灵活就业”的手段,专职做滴滴,只是暂时的无奈之举,如果什么都不做,那就是真正进入了“失业状态”了。

4、出租车司机转型等专职司机群体

这部分人原来的模式是自己向出租车公司交10万块钱左右的押金,每月要“份子钱”,因为有份子钱和押金压在出租车公司,因此司机不得不天天跑,“眼一睁就得交几百块钱”,所以很多司机从出租司公司拿到车以后,再找个人合伙经营双班倒,这样成本会少一些。

不过近几年在滴滴平台和网约车的冲击下,原来的出租车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好容易等到6年的出租合约时间到了,部分司机就退了公司的车,用自己攒下的钱买辆私家车,上路跑滴滴。“不管怎么样,至少没有份子钱压在头上,时间上也自由了很多”。这个群体的确,难言是共享经济。

5、最后一部分就是各种土豪、金领、高收入的公益、社交导向型顺风车群体

这部分人开着BBQ的高端车,平常没事上下班捎个妹子撩一撩。体验一把尝尝鲜,或是在自驾游途中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社交需求,再或就是有着更高的环保节能方面的理想。总之,这群人的唯一特征,就是那些不会“为了钱去出卖自己灵魂”的主。

只能说,他们是滴滴公益的中竖力量,而不是共享经济的主要力量!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其次,再来看一些滴滴、第三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些数据,来理解一下5大类滴滴司机开车的目的和动因。

今年7月滴滴出行发布《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行业下岗再就业报告》:平均每天在线时长在2小时以下的占比最大,为60.3%;在2-4小时的为14%。也就是说,平均每天在线时长小于4小时的占到了74.3%;而每日在线时长超过4小时的占比仅有25.7%。

滴滴此前的公开数据还显示,平台上的司机以拥有家庭和孩子的70、80后男性为主,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和家庭的中流砥柱。以专快车为例,“80后”成为司机主力军,占比达到46%,“70后”占比达到32%。“进入门槛低”、“灵活性高”、“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是吸引他们成为网约车司机重要的原因。

或许有人认为滴滴的数据不可信,不过从摩根大通调研的国外的UBER司机生存状况的数据来看,两者有共同之处。2015年1月,摩根大通对Uber司机的一项数据调研显示:24%的司机表示Uber是他们的唯一收入来源;6%表示Uber是他们最重要的,但不是唯一的收入来源;38%表示Uber只是他们收入来源的一小部分。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摩根大通的数据调研还显示,通过“劳务“平台赚钱的人群中,收入处于最低范围的人(年收入少于3万美元)会通过此途径赚取将近30%收入;而收入处于最高范围的人(8.39万美元 )会通过此途经赚取将近20%收入。这也与滴滴的数据高度吻合。

根据北京市统计局数据,2016年上半年北京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191元,算到每月还不到2200元,如果夫妻双方都超过平均线的一个三口之家,两人加起来总收也不超过5000元。随着房价攀升,物价的上涨, 70后、80后虽然有一份朝9晚5,看上去还不赖的工作,但要负担“车贷、房贷,养孩子奶粉、尿布钱,学费”,有的甚至还需要赡养老人,在下班以后打开滴滴软件,把自己闲职的车子用起来,接上10单20单,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不正是真正的“共享之举”吗?

一个超过75%的活跃司机都是兼职状态的平台,司机为了“补贴家用”,挣“奶粉、尿布钱”而不是作为唯一收的目的跑滴滴,难道还不符合 “暂时转移物品使用权,闲散时间,获取收入”的共享经济特征么?

三、新政真的有可能把滴滴逼成一家超级租赁公司

刘兴亮|滴滴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从前面对共享经济及司机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有着大量活跃兼职司机的滴滴现在的模式还是“共享经济”,但恐怕在一些地方的新政规则严格执行以后,滴滴平台还真有可能被新的规则,逼成一家超级租赁公司!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此次各大城市的新政征求意见稿中,除户籍以外的车型相关的限制了。

数据显示,滴滴平台上专快车司机的车辆,排量以2.0L以下为主,占比89.4%;其中以1.6L以下占比最大,为55.4%,其次是1.8L-2.0L,占比27.9%;1.6L-1.8L的占比为6.1%。

把车型与我们分析过的5种司机形态样本挂勾其实也不难发现,拥有B级车,即2.0L以上排量,轴距2700MM以上的用户,更多也只是那些顺风车的主。而想要“改善生活,增加收入”,面临着房贷、车贷、学费、奶粉钱等一系列的经济压力的专快车司机,却多不符合新政后的车型排量、轴距限制,但根据之前的数据不难发现,只有这群人,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的主力群体。

好吧,如果严格按照北、上、广、深的车型标准执行,那些本来有能力共享自己车辆和闲置资源的司机终将被平台清除,平台上剩下的车子和司机只有符合要求的专车、或者是公益类型的顺风车,此时滴滴剩下的选择,一是收购各地的出租车公司,二是像神州一样,买更多的自营车来跑滴滴,如果真是到了哪一天,滴滴的确有可能成为一家超级租赁公司了!

的确,把真正能够共享自己时间和车子的主力车主给阉割掉,那滴滴又怎么会是共享经济呢!不过,如果连把UBER干死的滴滴都不做共享经济了,那中国的共享经济又有什么指望呢?




推荐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