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

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

三星Galaxy Note7,生于2016年8月19日,卒于2016年10月11日,享日53天。

很多年后,当我们谈论起这款手机时,估计依旧会吃惊于它的短命。这应该是全球科技巨头最短命的旗舰产品了,空前是一定的,绝后也是大概率。

怎么会这样呢?三星可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那是全球手机行业的老大。再说一个事实吓死你,三星一家公司竟然占到了韩国GDP的1/5。看看三星的历史,看看三星的成就,这无疑是一家伟大的公司。这么伟大的公司,怎么会出现这么短命的旗舰产品?
 

刘兴亮|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再不用其任何产品

 


时间倒回到两个月前,即使是再NB的编剧,估计也写不出这样的剧本:

8月2日,三星在纽约、伦敦、里约三地同步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GALAXY Note 7;

8月19日,全球范围内开卖;

8月24日,韩国首炸;

8月26日,GALAXY Note 7国行版预售;

9月2日,三星证实已接到35起电池爆炸事件报告,并决定召回Note 7手机。但国行版Note7不在召回范围内,原因是国行版手机电池供应商不同;

9月8日至12日,美国、加拿大等多国民航主管部门均发出安全警示,提醒航空公司、旅客以及机组携带三星Note7乘机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在国内,海航、首都航等航空公司也已明确禁止旅客携带三星Note7乘机;

9月12日,三星的股价一路下滑,两个交易日市值蒸发2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70亿元);

9月14日,三星在被中国质监局约谈后对外宣布,将在中国召回1858台Note7。这些手机是8月份三星盖乐世社区“千人体验团”的Note 7体验机;

9月18日,国行版Note7出现首个爆炸事故,此后几天内陆续有中国用户曝出手机存在危险;

9月19日,三星称国行Note7为外部加热爆炸,并要起诉涉事用户,还指责是竞争对手捣鬼;

9月28日,三星针对国行版Note7正式发布声明,称“在中国正式销售的国行版Note 7是在全球统一的质量标准和品控体系下生产的,采用的是与海外9月2日宣布召回的产品完全不同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产品”,“三星从未且永远不会对中国采用双重标准”;

10月5日,安全版首炸;

10月9日,AT&T宣布停售;

10月11日,三星宣布全球停售,中国三星宣布召回全部19万台国行三星Note 7。
 

刘兴亮|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再不用其任何产品

 

这个剧本足够精彩吧,只是不知道多年后,当三星移动部门总裁高东真回头再看这部大片时,看到2016年9月自己在媒体面前坚称中国三星Note7电池不存在问题的那个剧情时,有何感想?也不知道三星起诉炸机用户的事情进展如何了?更不知道三星调查出那个外部加热源了吗,是微波炉?还是电饭煲?抑或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9月6日,我曾经写了篇《三星Note7全球召回,又不含中国,怪谁?》,里面写道:

“国际知名品牌的不包括中国的全球召回,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了。每次都是看了新闻报道才知道,这次全球召回又不包括中国,“又”了一次接一次,“又”的都快麻木了。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怪三星们,还应该怪谁?有句俗话说:“人丑不能怨父母,命苦不能怨政府”。前半句永远是对的,后半句则值得商榷,“全球召回不包括中国”式的事件,则要怨一怨了。”

我的这篇文章,诉说三星把中国用户区别对待的同时,更重要的篇幅在于怪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并同时提了些建议。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自认为挺可观的一篇文章,竟然召来三星水军的谩骂,逼得我被迫了在微博里删除了一些问候我祖宗八代的评论,因为我年过七旬的老父亲也经常看我的微博,不想给他老人家添堵。
 

刘兴亮|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再不用其任何产品

顺便给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一个鼓励,希望以后在国际大品牌的全球召回事件中,中国用户不要再被区别对待了。

通过Note7的短命,能看出三星得了什么病吗?

别的国家且不说,从8月26日Note 7国行版预售开始,到10月11日终于召回并停售,Note 7整整抢了中国媒体46天的头条。联想到汪峰屡屡上不了头条,再联想到其他热门事件都是各领风骚一两周,三星的头条真是够够的了。

从中国用户被区别对待开始,从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说国行版没事到最终召回,中间还夹杂了编造的外部加热、起诉用户、推责任给竞争对手,以及敷衍了事的道歉,三星公司,用了整整46天的时间,用一个又一个的拙劣表演,亲手击碎了自己多年来辛辛苦苦在中国积累的品牌形象。

替三星惋惜的同时,也给自己立下了一条规矩:从此再不用三星的任何产品。

Note7之所以成为科技史上最短命的旗舰产品,归根到底还是三星得了大企业病。

据一个对三星非常了解的朋友介绍,这是一种具有韩国特色的大企业病。韩国人都以能够进三星公司而为荣,一旦进去后,都对上级报喜不报忧,尤其对企业的最高领导人更是如此。同时,最高领导人的话就是圣旨,必须服从,他说要提前iPhone7一个月上市,那就必须上市。据他推测,很有可能是有人发现了电池的潜在问题,但也不敢上报,必须按时上市了。上市后即使出现爆炸这样严重的问题,也是能拖就拖,实在捂不住了才上报。
 

刘兴亮|Note7的短命,让我对三星信心尽失,再不用其任何产品

 

达到三星这样的级别的公司,通常只会被两个敌人打败,一个敌人叫趋势,另一个敌人就是自己。被趋势打败是遗憾,被自己打败是屈辱。三星得的这病,得治。治不好,就真要死在自己手里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