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 | 象囧

刘兴亮 | 象囧

图片来源于网络
 
01
 
杭州野生动物园的豹子们联袂上演了一出离家出走的剧情后,观众尚未从相关讨论中回过神来,云南西双版纳的一小群亚洲象就来了一部轰轰烈烈的连续剧。
 
这十几头象从栖息地出走,一路向北行动,走了几百公里,进入昆明地区。有人玩笑说,这是因为大象栖息地受到挤压和破坏,它们要到首都上访。也有专家分析,可能是象群首领迷路了,只好开始这段布朗运动式的奇幻漂流。
 
02
 
亚洲象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属濒危物种,在中国数量仅仅300头左右。远不如关在动物园里的多。
 
作为目前地球上最大的陆生动物,象群这一路风尘仆仆地向北行径,发生了许多囧事。面对这一群目的不明的庞然大物,沿途居民心情复杂,由于日常生活中很难见到如此免门票的盛况,大家都不顾潜在的危险争相围观,政府人员只好不停劝返。
 
一些胆大的人近距离拍摄大象,旁边是鸡飞狗跳的景象。相关部门积极空投芭蕉等食物,免得它们因觅食而惊扰群众。
 
数年以来,因栖息地受到破坏,或者象群数量的自然扩大,从原栖息地出走,进入人类生活区,而发生的人象冲突屡见不鲜。这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关注。
 
大象一路走走停停,踏过农田、穿过村庄,游逛吃喝,以至于一头小象吃了200斤酒糟而醉倒路边酣睡,脱离了部队。
 
对此,有村民大度回应,来了都是客,吃点喝点应该的,大家都喜欢得很。也有村民讲述惊魂一夜,卧室门都被象鼻子撞变形了,吓得直往房顶避险。有人家的看家大黄狗,自从见过大象后,好几天吃不下一口饭,留下浓重的心理阴影。有些人家院子里的水龙头被象鼻子拧开喝水,狂饮一通后扬长而去,水流了一地。
 
03
 
盛产烟草的玉溪如临大敌,多辆渣土车在路边待命,必要时准备拦截象群进城。还好,大象对人烟稠密高楼林立,主要是缺乏植被而没什么吃的的城市没兴趣。在他们的视觉体验中,充满绿色植物和肥大阔叶的乡村地带更具吸引力。
 
人们担心象群固执己见地向北迁移,以至于丧失了回家的可能,有人已将围捕大象后运回栖息地作为建议提出。
 
在此其间,人们能做的是尽量在沿途设置路障,密切监视大象活动路径,引导象群绕过人类比较密集的活动区域和聚居点。玉溪和昆明两地出动了62辆应急车辆,12架无人机,还额外准备了十吨食物给大象。
 
但是专家分析,随着地理位置的变化,海拔和温度的升降,最重要的是树林、植被变化引起的食谱改变,大象最终会迷途知返。马雅科夫斯基曾说,上古的恐龙就这样咀嚼着蕨类植物。
 
04
 
中国的亚洲象栖息地本身处于亚洲象活动范围的最北端,这一次大象北行几百公里,也印证了中国的环境治理取得了很大突破。
 
也有人说,大象曾经一度活动在黄河流域,是在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扩张中逐步退缩到热带南方的。如今他们打算趁机收复失地,回归古老的家园。
 
野象在长江流域存在到宋元时期,明清时代在福建和两广仍有大象活动。这也反映了一个事实,凡是人类活动骤增的地方,野生动物就会越来越少。华南虎的灭绝就是典型例证。东北虎之所以能够延续,正由于西伯利亚广阔的严寒地带不适宜人类生活和居住,它们算是侥幸逃脱。
 
现在的广大农村,大部分自然环境被耕地替代,日常生活中一度连野猪、狐狸和野狼都难觅踪影,城里人到乡下都把家畜作为野生动物去对待,小孩子看到鸡就使劲追,碰到牛羊之类,不合影是不让它们走的。至于大象这种令人畏惧的动物,一旦发现,必然消失。
 
大象是感情丰富,智力较高的陆生动物,除了灵长类外,它们最具有家族意识,彼此互助,在哺育后代时也很接近人类的方式,它们的鼻子是除灵长类外进化出的行走之外的功能复杂的工具,这让大象具备了与行动协调的更复杂的思维能力。
 
他们对死亡的同类抱有同情心和怜悯心,这在野生动物中极其罕见。
 
05
 
这群大象如此长途迁徙,引起广大看客的关注,在中国是近年来少见的现象。
 
这让人想起「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老问题。地球环境的完美正在于生物多样性带来的繁复,以及依托在这种繁复上的相互关系的美妙平衡。绝大多数生物灭绝是人类活动日益频繁导致的。
 
而我们对这种侵占带来的后果并没有充足的预估,只是习惯性地以为环境是自然变迁的结果。
 
6月3日,经过人的围堵和食物诱惑,象群终于掉头向南。徒步数百公里,冒着走进荒漠的风险,它们的目的无非是一片可以栖息的宁静家园。而这,竟然是难以实现的。它们只能回到出发的地方。
 
这很像一次具有启示意义的行动,对人类而言,现代社会中工业科技带来的生活物化,已经丧失了人对自然最初接触的朴素感受,我们面对的是被强力改造后的只属于人的自然。
 
而这个自然,本来是属于所有生物的。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