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房产证明可以很简单:分布式数据存储模式下的政府信息安全

房产证明可以很简单:分布式数据存储模式下的政府信息安全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说到政府组织运行的效率,很多人都想吐槽,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政府也很委屈。因为政府面对的数据是海量的,而政府每次做出决定所影响的数据也是海量的,所以它必须严肃谨慎地面对自己所有的决定。更重要的是,政府的数据有更高的安全性要求,大数据的正确与否,可能带来深刻而广泛的社会影响。
 
《区块链:重塑经济与世界》一书里提到过这样一个案例:
 
一位居住在洪都拉斯的老太太,住在自己家的房子里30多年,某天忽然两个警察要将她赶走,因为国家财产局的记录显示,该房子为另一人所有。
 
住了30多年的房子,忽然属于另一个人!如何证明我的房子就是我的呢?老太太出具的土地凭证,在法院也未予采信,并依据国家财政局的记录为准,将房屋判归给另一人。
 
老太太很无奈,眼睁睁看着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房屋被拆毁。直到被拆除以后,有人才发现财产局的记录有误,房子确实是老太太的。
 
类似这样因为有意无意的记录错误而导致的不公正与财产损失,在世界各地时有发生,但普通人对此无可奈何,因为最终判断的标准掌握在少数人手上。而掌握这些标准的人,就是政府相关部门及其办事员。正因为如此,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政府必须严格管理数据,防止数据错误;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政府在查询数据的过程中必须进行反复验证,通过不同部门的数据交叉验证来确保其正确性和真实性。
 
有过买房经历的人可能知道,想要买到一套房,不仅是一次对金钱的考验,还是一次对体力付出的考验。我们需要在不同的部门之间奔走,寻找相关证明来支持自己的诉求。
 
从基本的房屋产权证明到个人身份证明,再到相关银行资产的证明,其实核心目的只为一件,就是证明你拥有相关房屋的交易资格。
 
然而,所有这些证明,并不是由某个政府部门统一管理,而是由多个部门甚至一些社会机构分散管理的。因此对于有这些信息需求的人来说,就必须前往不同部门想办法获得这些证明,最终拼凑出自己要的材料。
 
这一方面是政府工作低效的表现,但另一方面也显示了政府的无奈。
 
政府的信息存储必须得是多部门的,因为这涉及政府的权力和管理的基本逻辑。信息的本质就是权力,权力是通过掌握信息的多少来实现的。因此,如果所有的信息都归口于一个部门,那么这个部门的权力将无比巨大。
 
在我们现行的社会组织中,任何一个政府机构权力过大,都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这些信息必须采用分布式存储,由多个部门共享。这样,权力才能得到有效的制约。
 
这就意味着政府在存储信息时有一个大麻烦——不能将所有的信息归口于一个中心。我们需要打通不同政府部门之间的接口,才能实现这些信息的互通。
 
但是打通接口也面临另一个风险——我们不得不为信息安全问题做好防范。任何集中存储模式都有可能被打破。责任的可追溯性,带来的是管理动力的提升,通过这些可追溯的结果,政府部门才能进一步推动信息安全的建立。这样的模式,让各个政府部门不断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把信息存储变得安全可靠,防止被篡改。从这个角度去看,也许我们就能够理解政府为什么采取如此低效的方式去处理和存储信息。权力的分布要求和信息安全的要求,让政府不可能把所有的信息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因为那样做,会造成一个权力巨大的机构,同时造成一个巨大的中心信息库的风险。
 
权力的分布,也许不能通过一项技术来解决。但是一个巨大的信息中心库的安全问题,却是一个复杂的技术问题。理论上我们需要通过不断增设安全网络和安全技术手段,来实现保护功能。
 
这就导致政府必须不断增加信息安全保护的投入,才能够保证自己的信息安全,不被篡改和利用。在这个基础上,政府才能进一步保证使用的信息是安全、正确和可靠的。
 
这种做法其实严重阻碍了效率提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模式来让一段有用的信息变得牢不可破。很明显,如果通过区块链来管理政府的信息数据,就可以极大地提高信息存储的安全性。更为重要的是,可以极大地提高信息的使用效率。
 
想象一下,假如用这种模式储存政府的各种信息,并用这种区块链储存的信息去解决上文提到的洪都拉斯房产纠纷案件,就可能得到新的解决方式。
 
政府在调阅各种信息的时候,不再单纯依靠记录文件,也不依靠房主提供的财产文件,因为这两种文件都可能并非原始文件,而是伪造的。
 
如果使用区块链技术,在最初对这个房子的产权进行确认的时候,就会把相关信息生成一个单一的文件,以区块链的模式分布储存在网络中。当政府与房主起纠纷的时候,只要任何一方能够提供相应区块链的解码方式,找到网络上储存的最初的原始财产证明,就能确认这段信息是真实和准确的。接下来,解决这类纠纷的思路就变得非常简单和清晰。双方不断提供相关的证据链,从区块链的分布式存储模式中挖掘各种各样能够支持己方的信息,找到当时的交易记录。如此一来,只要按时间顺序理顺记录,就能知道这座房子最终的财产所有者究竟是谁。
 
这样的模式解决了政府单一部门管理造成的公信危机。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财产相关的数据错误究竟是有人有意为之,还是一个简单的低级错误。这样,政府的效率提高了,使用这些信息的普通百姓更方便了,信息的准确性和安全性也提高了,政府所面对的压力和质疑也会减少很多。
 
试想一下,如果海量的政府文件全部都通过这种模式储存在网络上,那么我们的诉求就会得到更快速的响应,政府也将因此变得更加亲民、更加可信。
 
▎本文节选自我的新书《区块链在中国:它将如何颠覆未来》第5章第1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