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先人们要先我们一步用上折叠屏手机了

先人们要先我们一步用上折叠屏手机了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清明前夕,看到一张网络截图,里边的产品是用来烧给先人们的。
所怪异者在于,这个可烧的物品是「最新款折叠屏手机」,售价十九块八角——不便宜。这家店的宣传语是「做专业的扫墓烧纸」,显然背后有人。
 
虽然是做烧纸的,但讲求系统性和愿景,能与时俱进,在开发新品上敢于大胆出位。毕竟有高科技含量的事物,都有较高的价值。
 
金元宝叠的再好,不过是论斤卖,还上不去价。至于冥币,早就以亿标示了,也是论斤售卖。
 
现实生活中人们手里不可能有亿万存款,但我们很担心列祖列宗在那边缺钱,受制,给他们烧的很多,无论生前多么穷苦无望,死后总有花不完的钱。
 
社会发展,生活富裕了,我们的吃穿住行日新月异,物质充裕,这相应地影响到了祭祀行为中。后来人们烧的东西逐渐与时代背景挂钩,早先有收录机,冰箱彩电洗衣机,后来烧手机,液晶电视,小轿车,大别墅,到如今则发展到「超前」状态。
 
像华为的折叠屏手机,那是5G手机。想来那边也还没5G网络吧,那还得配套烧个5G基站才行。
 
折叠屏手机还没有大规模面世,人们还没用上实物,祖先们已经先我们一步用上了。不知道他们要是地下有知,我们还没用上,会不会替我们着急。
 
02
 
百善孝为先。中国人的祖先崇拜情节由来已久,从孔圣人那儿就强调隆重的祭奠仪式,深入肺腑的悲恸之情。
 
丧事是不求从简的,大操大办之余,还深怕有人戳脊梁,三年的守孝期寂然不动,只顾悲凉。
 
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的文化中,关于天、地、人、鬼、神,有一整套完善的观念模式。人们相信一个人死了,体魄落入地下,会变成鬼,灵魂升到天上,会有魂。无论鬼神魂魄,都没有消失,而是在幽暗的世界里注视着我们。
 
既如此,我们当然要在他们死后继续表达自己的衷情,定时去祭拜。祠堂里的牌位也罢,墓地里的尸骸也罢,这些东西仍然属于那个曾经存在过的人。定期地缅怀与祭祀,会让后来人得到祖先的庇护。
 
这里边讲究的细节极多,会令一个真实的唯物主义信徒毛骨悚然。
 
03
 
如今的人们受现代教育,不再信神信鬼,但也不能全然脱离传统习惯的窠臼,仍然遵循旧制,清明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很多人都要在这个节日穿越省份与地区,回到故里,给长眠地下的祖先上坟扫墓。除了吃喝等祭品外,无一例外地要烧纸钱。
 
这让我想起田震的一首歌:不管时光怎么转变,世界怎么改变,我的爱总在你身边……人们边烧边对着坟头唠叨,多给你们烧点,在那边别省着,该吃吃,该喝喝,想买什么买什么。有的还加一句,钱就是王八蛋。
 
04
 
仔细想想,这种行为还是内心的空虚和无所依傍导致的。可能就是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跟不上人民群众日益高涨的精神需求带来的错位造成的。
 
毕竟人类从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走出来没有多少年,内心仍然残留着当时对广袤深邃的外部世界的无知和敬畏,需要有一个虚拟的精神榜样来依靠。
 
祖先崇拜的产生再自然不过。毕竟没有他们一代一代筚路蓝缕地奋斗和坚持,就不会有我们以及今天。说白了,无论今日的生活多么丰富和多元,科学技术多大程度地改善了人的处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千百年来一代代人逐步累积而成的。
 
追寻逝者的足印,缅怀家族的历史,构筑一个以血统为纽带的精神共同体,总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这让人有精神的归属感。
 
而种种有关祭祖的仪式,又具有凝聚同胞的作用,也给下一代的年轻人一定的示范,告诉他们亲情的重要性。
 
05
 
只不过,让祖先们在幽冥的世界里用先进的折叠屏手机,这个「商业点子」还是让人观感略微不佳,感觉怪怪的。
 
我们的先人不可能集体都是「科技控」,把自己尚未体验的产品急急地烧给他们,是不是有些太超现实了。
 
这么先进的科技产品,那边的售后服务肯定还没跟上,一旦产品有问题,先人们会不会半夜给你弹微信视频通话?
 
在我看来,凡事都应该有度。
 
祭祀行为虽然有不科学的一面,但传统行为自有它的道理和示范作用。如今空气质量不佳,烧到为止。清明节,适当地祭以酒水和点心,稍微烧一点冥币,以求自我心理的安慰即可。
 
就活着的人而言,我们的这些行为主要还是满足自己的需求,谁又会相信那些烧成灰的纸,真能让他们「购物」呢?
 
清明时分,以平淡的心态面对,尽了心意,最好。要是把它当成某种给自己「祈福」的手段,但求靡费,就不合适了。
 
所以我猜,那些把折叠屏手机拿来做成烧纸的人,很可能是自己想折叠屏手机想得太厉害了,以至于行为上有些错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