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马斯克新论:把大脑复制给机器人,实现去掉肉体的意识永生

马斯克新论:把大脑复制给机器人,实现去掉肉体的意识永生

01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马斯克提到了去年特斯拉年度AI开放日上推出的人形机器人擎天柱(Optimus),且坦言: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将那些独一无二的东西,比如性格、记忆下载到机器人身体中,这将是一种不同的永生方式。

▲  图片来源于网络

 

简言之,一个人的肉体可以死亡、腐烂,化作一缕烟灰,但它承载着的人的思想与情感却能鲜活地保留下来。

02

这一观点是他的「脑机接口」设想的一部分可以预见的衍生品。

 

需要清晰的是,马斯克所说的永生与人类传统对永生的向往不是一件事。对于人这一生物体的寿命问题,马斯克曾直言,他不是长寿的大力支持者,至于永生,那就更别提了。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首席执行官委员会峰会采访时,马斯克曾警告说,通过新技术让人们活得更长——或者永生,实际上可能是一个非常糟糕甚至危险的主意。他认为对人类而言,死亡无比重要,因为大多数时候人们尤其是坏人不会改变自身,他们只是死了。他还说:「如果人永远活着,我们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僵化的社会,新思想无法成功。」

 

马斯克甚至在早些时候抨击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因为他在硅谷一家神秘的抗衰老研究初创公司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他嘲讽这位亿万富翁如果投资得不到回报的话,只能起诉死神。

 

至于马斯克所说的「另一种永生」,很接近具有历史主义倾向的文明论。

 

我们知道,人类历史最终呈现的成果是逐步累积的文明,人类的制度、文化、生产方法等,都是通过个体在思想和行动上的探索而达成的,并且经常中断。倘若能让人的精神和思想完整留存,那将为科学和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带来巨大张力。

 

比如爱因斯坦这样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科学家,死后仅仅保留了大脑切片,他的思考能力和创新能力随肉体的消亡而消失了。

 

03

狂人马斯克所以提出这样的想法,基于他在「脑机接口」工程上的研发成果,虽然这更像一种医学探索。

 

他的公司Neuralink在构建「可扩展的高带宽BMI系统」方面已经被证实迈出了一大步,该系统能让人脑信息传输到机器上。这可以让人期待身体损坏的人如何在不使用手臂的情况下移动轮椅,或者如何控制仿生肢体,等等。

 

马斯克在2019年的论文中写道:「当与快速改进的脊柱刺激技术相结合时,将来这种方法可以设想恢复运动功能。高带宽神经接口应该能够实现各种新的治疗可能性。」

 

虽然人们担心植入大脑的材料的性质,会引起不可逆的伤害,但科学有时候正是因大胆的设想和冒险行动而带动人类前进的。

 

04

大脑与机器一旦能够连接起来,其带来的影响将深远而不可估量。

 

既然人可以与机器同步思考和行动,那么机器自然有可能接收人的全部记忆、思维和情感方式。这让人想到科幻作家或探索宇宙的科学家对更高级生物的存在方式的设想:仅仅是一团意识,如果非要给它一个形状,权且当作一个透明无形的超级大脑。

 

且不说马斯克针对人形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应用所瞻望的前景——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真实未来,和人形貌相同的机器人到处在活动,工作,甚至充当真实的人的伴侣及其它。仅就机器人接收一个独立个体的全部记忆、性格、情感、行为模式的设想而言,这首先涉及到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人的存在是如何自我确立的?

 

法国哲学家笛卡尔提出著名的箴言:「我思故我在。」意思是一个人只有在思考的时候才才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这一事实。这并不是说不思考的时候此人就不存在,但是此时的存在的强烈特征具有很强的「物性」成分。

 

一块石头是存在的,但是这是完全物性的存在,用哲学术语说是自在的。而人作为物的一种,他是自在的,更重要的是他同时是自为的,就是说一个人是在意识的指引下不断行动,不断地与环境做着交互运动,彼此改变着。

 

人之所以能自为,正在于人类的思考能力。因此,人的本质就在于他的灵性,在于他的「我思」。

 

05

人类的思考能力是数万年进化带来的结果,可以说是地球这个行星上的物种中发生的奇迹。

 

如果没有人类,地球仍将是一片覆盖着海洋、森林的榛莽状态,各种动物依靠本能寻找散落在环境中的食物,缓慢而自然地生活,大自然没有被改造的痕迹。正是人,人的思维引起的进步,造就了人类文明和今天的生活样式。

 

人类的知识传递,过去是以文字、书籍或口口相传而流传下来的。但是那些进行艰苦卓绝地思维和探索行动的个体,犹如天际的星星,短暂闪烁后,随着死亡而消失了。

 

我们经常仰望着星空想象无数先贤,那些在天文、物理、生产技术上进行革新的伟大个体,他们是如何生活和思考的,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情感……

 

如今,这一切似乎有可能实现了,至少从现阶段成为可能。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