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所谓向善:科技与AI工作者的初心

所谓向善:科技与AI工作者的初心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马化腾在朋友圈里宣布:「科技向善,我们新的愿景与使命!」
我在他的朋友圈里如是回复:「科技向善,AI向善,多多益善!」
 
他是转发一篇文章时宣布这个新的愿景与使命的,这篇文章的标题是《腾讯优图突破「跨年龄人脸识别」,助力警方寻回被拐十年儿童》。
 
文章里提到的「小耗子」,被拐时才3岁,孩子十年成长过程中容貌变化巨大,寻找孩子的难度与日俱增!与千千万万被拐儿童的父母一样,「小耗子」的父亲桂宏正除了靠着「一张嘴两条腿」走遍全国各地不断寻找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找回自己的孩子。但十年间,父母和警方从未放弃过寻找。
 
据公开报道,我国每年新增失踪人口总数量众多。人口众多加之流动节奏加快,一旦错失了寻回走失人员的黄金时间,就只能从市县一级适龄人口中进行搜索,这意味着至少数十万级别的检索规模。如果进一步扩大搜索范围至省一级,检索规模将急剧扩大到千万以上,比对的难度堪称「大海捞针」。
 
现在,人工智能让「跨年龄层人脸识别」成为可能。
 
意犹未尽,我在他朋友圈又回复了一条:「希望用科技的力量AI的力量,能助力警方与社会一切力量,杜绝此类泯灭人性的事件再发生!」
 
02
 
这个案例,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集团市场与全球品牌主席刘胜义4月29日在迪拜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的2019「AI Everything Summit」峰会上演讲时,也提到了,并播放了一段视频。
 
演讲时,他还播放了另外一段视频,讲的是人工智能助力帕金森病患的诊疗。
 
帕金森病的早期诊断和全程管理是医学界公认的两大难题。作为危害中老年人健康的严重神经退行病,我国近300万帕金森病患者仅对应1000多名的专病医生。另一方面,目前对帕金森病最主要的运动症状的评估方式存在不足,耗时耗力,且存在着显而易见的主观性。这段视频,展示了人工智能如何参与帕金森病患的诊疗,提升中国帕金森患者的诊疗效果和生存质量。
 
刘胜义指出,在人工智能时代,技术背后的「人」更为重要。在人性之善的引导下,「AI向善」将帮助人类提升生活品质,为社会发展创造新的可能。他同时呼吁,「技术向善」不应只是腾讯的使命和准则,更应该成为指引整个行业准则的推动力。
 
03
 
科技向善,这个概念是2018年1月20日,腾讯主要创始人、终身荣誉顾问及腾讯学院荣誉院长张志东在北京751D·park举办T-Meet 大会时提出来的,是一个多方共建的研究、对话与行动平台。
 
这一计划希望针对大众所面对的技术演进带来的重大问题,邀请政府、企业界、学术界、大众与媒体一起,对新技术带来的一切变化保持觉察,让社会各方真正意识到科技给社会带来的诸多问题,寻求最大范围内的共识与解决方案,并引导技术和产品放大人性之善,实现良性发展,用科技来缓解数字化社会的阵痛。
 
互联网发展20余年,为人类社会带来高效、有趣与便利。与此同时,一些前所未有的新问题开始浮现:信息爆炸让人们焦虑不安;网络互动挤占亲密关系的空间;数据权属与隐私变得复杂不明;老年人被新技术抛在身后;O2O繁荣带来包装过度、生态破坏,等等。
 
可以说,在当下发生的一切事物当中,技术成为其中最大的变量,带来个人生活与社会发展的各种新景观。而这些将在下一步人工智能技术爆发后更加显著。
 
04
 
科技的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确实让很多人坐不住了。
 
于是,狂人马斯克等116名机器人和AI公司创始人和CEO联手签署了一封给联合国的公开信,呼吁禁止使用机器人武器,也就是传说中的「杀人机器人」。
 
那时,我曾在朋友圈感慨:「问题是,禁止有用吗?」腾讯总编辑李方先生很快留言评论:「有用,拉特兰宗教会议禁止了基督徒之间用弩,冷战冻结核武器,历史可以看的。」
 
余温未了,马斯克再次发推:「所有国家都会专注于发展计算机科学,各国对人工智能统治权的争夺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战争不是由某国领导人发起的,这一切都将自动化。
 
换言之,人工智能会自动规划战略,找出获胜几率最高的战法。作为著名的反对人工智能的人士,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可能是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
 
05
 
科技或AI本身,其实无所谓善恶。就好像我们无法断定一把刀或者一张百元大钞是善良的还是罪恶的。
 
刘胜义说的很好:在人工智能时代,技术背后的「人」更为重要。
 
善恶的根源,在于「人」。人如果是善良的,没有科技,结局也是善良的;人如果是恶的,有了科技,结局也是恶的。
 
科技和AI本身没有善恶之分,人类的成长环境在不断进步,但是善恶依然还有(甚至没什么比例上的改善,人性本善到底是善是恶还在争论),教育和社会环境也许对向善有帮助,但是也有偶然性,不然没有衣冠禽兽这个词,高等教育也培养恶魔。但我们办教育的初心,是希望教育孩子向善的。
 
至于能不能用科技或者AI来建立向善机制呢?这是个很大的命题。至少,我觉得,跟教育一样,科技与AI工作者的初心,是向善的。
 
这个机制能否建立,其实还是人和人文环境、机制问题。教育会教人向善,但并不能决定人最终的善恶。
 
科技与AI也如此,向善是初心,也是一种努力、一种信仰。
 
06
 
20多年前,国际大专辩论赛有场辩论的议题是「人性的善恶」,记得评委里有金庸,有辩手还拿金庸作品里的「四大恶人」举例。
 
人性的善恶其实没有答案,但讨论善恶的初心,想来也是向善的,没有人愿意活在恶的世界里。
 
此时,就特别能理解马化腾要把「科技向善」作为腾讯新的愿景与使命的初心了。
 
除了技术向善、AI向善之外,更重要的是科技行业能站在更高的视角看待技术和人类生活,刘胜义提到「政府、科技企业、学术机构和用户多方治理的生态系统是实现包容性人工智能的最有效方式」。
 
技术向善不应只是单个企业的使命和准则,更应该成为指引整个行业准则的推动力。希望在未来,向善能够成为所有科技企业的底层代码。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科技本身没有善恶之分,呼吁它向善的人多了,科技向善也就有了路。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