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刘兴亮:你是新生代农民工吗

刘兴亮:你是新生代农民工吗

01
 
这两天,2020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发布,其中提到:「就业集中于劳动密集型行业,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占比大幅提高。」
 
新生代农民工,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而且是从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新生代农民工。
 
02
 
过去,人们一度把IT从业者奉为社会建设中的高科技排头兵,而「农名工」三个字背后所代表的往往是搬砖和泥扛大包之类的、远离技术参数和教育门槛的体力劳动者。
 
一个坐在高档写字楼里穿着白衬衫的脑力劳动者,工作间隙有免费的咖啡冰水供应;一个靠身板和力气在相对辛苦的环境中挣钱的体力劳动者,吃住经常在大棚里。虽然分工不同,但更大的不同体现在收入上,前者的收入可能是后者的许多倍。
 
在人们习惯的观念体系中,这是两类截然不同的人。
 
我们说,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但是从工作的环境、方法、目的,以及工作的条件和输出的意义和影响范围看,IT从业者显然更胜一筹。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
 
用最简单的逻辑就可以说明,IT从业者可以立即转为普通意义上的农民工而毫无障碍——顶多就是活儿干的慢点糙点,都是很容易克服的障碍。但是反过来,我们熟悉的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工要瞬间从事IT行业,是不可能的,也许他们经过一段较长时间的学习和培训,可以进入这个行业,但成功的比例和可能性都不会太高。
 
造成这一结果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受教育程度和教育成本的巨大差异。在系统地接受了十几年的从小学到大学教育的过程之后,对知识的占有和学习能力的提升,不仅仅是体现在IT行业的从业者身上的,其它要求高学历的社会工作也如此。社会的创新和发展,总是被那些热衷于学习和探索的人所引导,这也是人类社会能够不断摩挲着前行的动力之一。
 
03
 
因此看到这个信息,不禁虎躯一震。毕竟,把这两个行业称谓叠加起来,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由于鄙人从事互联网行业,且出生在农村,这么一来,就自然被划入「新生代农名工」的统计范围内了。
 
听闻此事后,立即发了一个朋友圈,举手承认自己的「新归属」,并且希望能呼朋引类。马上有朋友提出:「农民工得在家里有地吧?」,我这才想起来,我是有地的。立即有人建议我参与轰轰烈烈的乡村振兴计划。不过,也有辛苦的程序员朋友长叹一声:「说了十几年的码农终于被承认了。」
 
04
 
出于好奇和谨慎的原则,在下专门咨询了一下统计局专业人士,这才得知,国家统计局把IT从业人员列入新生代农民工,是按户籍人口计算统计,指农村户口到城市发展就业,从事IT行业的人群。
 
这样一来,就清楚了。也就是说,我们在工作领域的行业划分,要跟着个人出生的户口来归类。
 
在我们这个年龄出生的人,当时的中国还是个农业大国,80%的人都是农业户口,虽然后来农转非的历史潮流让不少农村人成了城里人,吃上了商品粮,但是总体上,中国农民的数量远多于城镇人口。加之在漫长的计划生育时代,农村第一胎是女儿的话,可以生二胎,这就造成了农业户口的人还是远多于城镇户口的。
 
由此我意识到,新生代农民工的数量可能很大。希望大家赶紧归队,不要四处乱跑了。
 
05
 
目前来看,在大城市以及中小城市从事IT行业的人数量不菲,而且从国家统计的说法看,这方面的人员数量占比大幅提高。
 
那么意味着两种情况在发生,第一是,中国互联网行业蓬勃发展,新入行的人数创历史新高,由此带动了农业户口的入行绝对数量;第二是其它农名工(主要是搬砖和泥物流之类的)人数在急剧减少,在此前提下,让从事IT行业的新生代农民工人数占比大幅提高。
 
也就是说,城市中,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工在大量返乡,这个数据上的空白下降得过于空前,因此把其它行业的「农民工」拉进来填补一下空白。否则,从统计数据上来看,有些一时之间不知怎么解释的问题。
 
06
 
那么,在城市中工作的,占有农村户口的人,将来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但是无论什么领域,如何归类和划分,一个人只要勤恳工作,靠本事吃饭,都值得获得尊重。
 
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没有任何行业是无端存在的,它们都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