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刘兴亮

短视频固然需要流量和通过流量变现来获取收入,但是也一定要遵循基本的原则,在算法上进行合理取舍。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新京报

01

短视频行业遇危机

4月4日,网信办约谈快手和火山小视频的相关负责人,要求其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并将“王乐乐”“杨青柠”“仙洋”“牌牌琦”“陈山”等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禁止其再次注册直播账号。

想起两周之前,我还在自己的节目里讲到了短视频是如何的火,那火如冬天的壁炉,烤得人甚至感觉到脸上的几丝汗渍。

是的,火势太旺了,也不见得让人舒服。适当的时候,该来一杯冰水,驱走那种莫名的不适感,同时也利于身体健康,避免虚火上身,口干舌燥,甚至口角生疮。

网信办的约谈,恰如一杯冰水,压一压短视频的火,提醒提醒他们,不要急着脱了羽绒服,就想着穿短袖,刚刚不用暖气了,就急吼吼地想着吹空调,快固然重要,健康还是第一位的。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刘兴亮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刘兴亮
快手,火山小视频回应整改信

02

算法成短视频平台竞争“法宝”

这是一个短视频的黄金时代。智能手机全面普及,手机就是摄像机;流量资费全面下降,4G网速奇快无比;娱乐乐此不疲,人的时间空前的碎片化。对短视频而言,人人都可以成为内容生产者,人人都可以成为内容的消费者,短视频作为用户生产内容的平台,连接着视频生产者和消费者,填充着人们大把的碎片化时间,而且内容丰富,任何人都能从中找到属于他/她兴趣的内容,所以极具黏性。

短视频是一种相对廉价的生产和消费方式,这种廉价不仅仅是说所花的钱的多少,而是说从钱和时间两个角度综合起来看。

廉价,并不意味着没有价值。事实上,短视频的价值是非常明显的,人需要娱乐和放松,需要自我表达和被别人认可,需要分享和从分享中得到快乐。它也是在吃饱喝足之后一种天然的精神需求。

短视频平台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连接,为了使连接更加有效率,更加精准,平台无不采用了算法推荐。而且毫无例外的,推荐算法是平台之间竞争的法宝、秘密武器。

虽然各家的推荐算法不一定相同,但短视频的核心目标数据都是为了点击率和用户时长,无论是基于兴趣的推荐,还是基于排名的推荐,最终都是为了使得更多的人玩更长的时间。

信息如此之多,以致于算法无比重要。Google靠Page Rank算法做成了搜索引擎,改变了从前分类搜索的方式。亚马逊电商网站的相关性推荐,极大提高了成交量。Netflix依靠挖掘观众的兴趣,成功拍出了《纸牌屋》这样的经典美剧。

这一波短视频危机是算法目标出了问题|刘兴亮
《纸牌屋》海报

03

算法漏洞被利用以致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线

信息如此之多,算法也决定走向。百度曾经因为竞价排名算法导致备受争议,淘宝网曾经也因为排名算法漏洞被刷单,同样,近期网信办约谈快手和火山小视频,也是因为两家短视频平台在算法上存在不合理之处。

算法看来是程序员的事,但是所有的算法,无不是为目标服务。算法不止一种,算法里面的规则更不止一条。采用何种算法,在算法里采用何种规则,都是视程序需要达成的目标而定。

就本次短视频事件而言,肯定是有些算法被不恰当的利用,导致了一些不太好的内容,比如未成年少女妈妈为了吸引眼球,为了更多的流量而做出出格的或者突破底线的视频内容。

这本质上不是算法出了问题,而是算法的目标出了问题。算法的目标如果是简单的,比如大家有均等的机会在平台上被推荐,或者被推荐的视频是随机的,这样,就不会有人刻意的去做一些刻意的事情。算法的目标只是吸引更多的流量,那么自然会有人为了流量而铤而走险,不顾道德和法律的约束。

就短视频而言,当然不可能实现完全的均等,那样会让优质内容沉没在视频的海洋里。但是,如果只是追求流量,那也是非常危险的。在网络这个开放的世界里,短视频涉众之广,内容风控之难,其他媒体无法相比。人性的弱点,比如好奇心、低级趣味,很容易被利用。网络上从来不乏一些为了搏得眼球而秀下限的人,而且围观者也不在少数。

任何媒体,都需要创造积极健康的内容,杜绝一切不符合社会普遍道德规范的不健康内容。短视频固然需要流量和通过流量变现来获取收入,但是也一定要遵循这个基本的原则,在算法上进行合理的取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