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澳门学生不愿留学内地?微信:看我的

澳门学生不愿留学内地?微信:看我的

澳门学生不愿留学内地?微信:看我的|刘兴亮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数日前参加某会议,毗邻而坐的澳门科技大学教授方泉女士讲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澳门学生不愿留学内地?微信:看我的|刘兴亮
 

过去,澳门学生不愿到内地读大学——尽管我不大确定澳门的适龄大学生有几位。不愿到内地读书的主因居然是无法使用Facebook,受此通讯设施的阻隔而不能与往日的亲朋旧故联络,年轻人头回长时间出远门,寂寞地生活在异地,环境陌生心境孤单,不免心生畏难情绪。

虽然,内地的大学林立,科目繁多,选择余地大,却敌不过一个通讯软件造成的困惑。

02

如今则形势翻转,澳门人使用Facebook的人群占有率下降至40-50%,微信上升至70-80%。

故此要进入内地读书,则于通讯上有微信穿越山河阻隔,让交流随时发生。且微信带有强大的辅助功能,文字、语音、视频,默默地关注对方的动态,节日的祝福,突如其来的红包……这一切,让相隔两地的人宛若眼前。

于是,特区的学子们踏上了内地求学的征程。微信作为一款即时通讯软件,无意中替教育部解决了生源流动的问题。

过去是内地学子向往港澳特区的高校,如今则三地相互流动,在教育资源的优势互补,学习专业的自主选择,人才培养的因地制宜上,变得畅通无阻。看来祖国真的强大了,靠全方位的竞争力的胜出而导致了良好结果。

03

这是一个十分典型的案例,其蕴含的深层意义揭示了通讯历史的往事与随想。

置邮而传的历史姑且不说。后来,在没有即时通讯软件的时代,人们到异地求学生活,曾经以书信传情,顶多在电话亭里眼噙泪水互诉衷肠,还得看着点表——长途电话费尤其国际长途可不是家常菜的价码。

说出的每个字都是一块碎银子,说多了心都碎了。这是邮局时代的往事。

直至有了互联网,人们放弃了书写体信件,Email可以瞬间发到对方邮箱里,如果他看的快且旋即复言,坐在电脑前就能收到回信。这时候你盯着屏幕,看着字里行间的文字,按图索骥般寻找贴己的话儿,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此刻若是温凉的夏夜,就再好不过了。

重要的是,这种快捷的通讯方式几乎是免费的。这是PC时代的通讯变革。直接导致邮局搁在街道与小区的信箱走向了历史的深处。邮电终于也分了家。

再然后,随着MSN与QQ这种即时通讯软件的盛行,人们不再热衷于发电子邮件,而是把「随时随地」作为交流的不二选择。当然,这种网点联结式的通讯伴随着个人主页(Facebook、人人、博客、推特、微博)的先后粉墨登场。

张扬个性的网络狂欢热衷于自我书写,伴随着深度相似的脸谱互识。人与人相互以光的速度筛选自己的网络同伴,并且以彼此确认的方式形成各种被分割的亚群体。它们散碎的特征也伴随着自我修复的功能。即时通讯只是这种无尽狂欢的额外手段,人们甚至忘记了网络生活是靠通讯而达成的。

于是,随着移动终端在十年前的横空出世,新一轮的洗牌在所难免。

04

显然,来自腾讯的微信是时势之先动者。它在最初几年还不时被误认为手机里装的对讲机,人们除了在外出开车时用来语音交流外,一时还想不到它在功能上到底与QQ有何区别。然而它深刻地变革(带着令人费解的谜团)了人们的通讯习惯。

同样是手机上的通讯软件,同样是腾讯出品,为何QQ在PC端的地位到了移动终端让位于微信呢?朋友圈的规则设定是造成这一惊天变局的唯一原因吗?很难说。

为什么让人们在博客、微博、QQ上形成的心理惯性(包括通讯,晒图与读文字,互动点赞与交流等)是全方位的开放状态,而到了朋友圈就变得具有了选择性,私密性呢?这叫我感觉有点乱。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微信不仅在中国内地,其声名远播并且到了港澳台甚至全世界范围内,几乎可以肯定,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微信用户。它的强大的功能几乎伴随着我们生活的全部方面。

难怪乎澳门人民开始大范围使用微信,而Facebook等西洋软件不得不腾出手机空间,让游离在中西之间的手机彻底回归祖国的怀抱。他们不仅使用微信,且在新媒体的发展态势上呈现多元的窗口分布局面,各种主页、自媒体、微博都有自己的粉丝群。

多样的选择、众多的渠道,带来多样的结果和灵活的通讯生态。

05

但我还是很怀念在台灯罩下,手扶着稿纸奋笔疾书的那种旧时光。箱底还压着不少来自同学亲友的信件,经过多年以后,在平淡的日子里捧在手心读,枯黄的纸张上写满青春的迷惘与记忆……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