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兴亮 > 有关「采花贼」

有关「采花贼」

​小时候家住农村,没什么读物,大多都是些评书和武侠小说之类。这类书中,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一个是“强盗”,另外一个是“采花贼”。两个词给我闹了不少笑话。

 

由于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看各种读物,词汇量严重匮乏,很多字便“秀才不识字,单识半边字”。第一次看到“强盗”这个词时,“强”倒是认识,“盗”却难住了我。由于“盗”与“资”长得很像,我便把“强盗”这个词读作“qiangzi”,直到读高一时才改过来,中间着实遭受过数不清的奚落。

读初中时,语文老师喜欢让学生们朗读课文。初一下学期的第十六课是杨朔的《茶花赋》,老师点名让我站起来朗读。当时我在看一本评书,刚好看到采花贼采花的场景,正看的心猿意马。一听到老师点我的名,立马腾地站起,拿起课本就大声朗读:“十六,采花贼”。话音刚落,课堂里立马笑声大作。这也不能全怪我,“茶花赋”这三个字和“采花贼”实在太相似了。

一开始,懵懵懂懂的我,对于这类书中涉及到采花贼的段落,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后来有些懂事了,明白其中的原委后,便对采花贼深恶痛绝,每每读到采花的章节,便恨不得自己能钻进书中,痛打采花贼,然后营救温柔美丽的小姐,然后……这正是:“忙过秘道寻原委,痛打苗人采花贼。仙岛托孤心如碎,浪子佳人相伴回”。

等到后来很有些懂事的时候,再碰到有关采花贼的描写,便不再像刚有些懂事的那个阶段那么痛恨了,竟然慢慢喜欢看这些描写了,有时碰到精彩的地方会一遍遍地回味。甚至有时候幻想自己会差人给知府的漂亮千金递封书信,上书:“闻君乃世间无二之白玉美人,堪似妙手雕成,极尽妍态,心不胜向往之,特于今夜子时踏月来访,与君把酒谈心。谈人生,谈理想,顺便谈谈感情。君素雅达,必不使我徒劳往返也”。

为什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呢?主要怪那些作者,把采花贼描写的着实令人向往之。看看金庸和古龙笔下的采花贼吧。

 

刘兴亮|有关「采花贼」

先看看古龙笔下的有史以来名气最大的采花贼——楚留香。首先这名字一看就知道这厮肯定是个采花贼。楚留香,顾名思义,就是处处留香之意。他是女人梦想中的男人,他是盗贼中的大元帅,他是流氓中的佳公子。他温柔,优雅,讲究风度,善解人意,任何时候都保持迷人的微笑,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自己的神经。楚留香是一个游侠,一个浪漫的贵族骑士。他行事有自己的原则,即使是偷盗、采花也做得光明磊落,所谓盗亦有道,采花亦有道。

他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对待女孩子很有礼貌,颇有绅士风度。他的故事大多与女人脱不了干系。《大沙漠》他与自恋的石观音斗、《画眉鸟》里他为柳无眉所欺与水母阴姬斗、《桃花传奇》里他与张洁洁纠缠、《新月传奇》里他为焦林寻找女儿即玉剑公主、《午夜兰花》中逼他现身的神秘的兰花先生赫然又是一个又聪明又美丽的女人。

可以说,楚留香的一生,就是采花的一生。他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采花事业中去。

 

再看看金庸笔下的有史以来名气仅次于楚留香的另一位名满江湖的采花贼——田伯光。自古以来,很少会有采花贼会自称是采花贼,并且处处行事以采花贼自居。《笑傲江湖》这样描写:“田伯光笑道:‘田某是声名狼藉的采花大盗,令狐兄却是武林中第一正人君子岳先生的得意弟子,自不能和我同流合污。只是既有今日,何必当初?’”这样的采花贼,读来令人感觉很可爱。与书中遮遮掩掩的伪君子岳不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田伯光看到令狐冲无力回招时,便宁愿收手,体现出不肯乘人之危的风度。田伯光从一个采花贼变成一个出家人,变化之大,令人乍舌,原因在于他守信用、讲义气,是一个真男儿。

不过,唯一令小时候的我遗憾的是,看完全书,也没有发现田伯光同志有什么具体的采花表现,着实令我郁闷。

这样的采花贼,做一次又何妨?



推荐 0